第29章:要死要活
作者: 景夕言章节字数:38845万

我被它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连忙大声喊道:“张兰兰!小心啊!”

我正在暗中观察里,只见这时,陆雅的手机响起。看得出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陆雅,她原本不想理睬来电的,可是手机却一直在顽强的响着,连我都想接吧接吧,我都听得烦了。

突然间,张兰兰冷不丁的问道:“你希望我把宫弦给收走吗?”

张兰兰从怀中又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纸。她正准备朝着那株曼珠沙华扔过去时,没想到蓝先生竟然伸开了双手,像护犊子的将那株曼珠沙华护在怀里。

难道这是她的眼泪吗?不知道为何我却有这种想法。

回到宫家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因为别的屋子还没有安排好,所以就让陆雅去了之前的那个我碰到骷髅的房间里。

说完话,我摔了门就往外走。这个时候我才有闲心去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这几天都总是有提示短信进来,可是我实在是无暇顾及。刚刚跟吴兵吵架的时候又听到有短信,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整天就发短信,有完没完了。

我在心中长吁一口气,虽然现在的场面十分混乱,但是起码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想的方向在行走,就是如果到了洛阳镇,找到解药也这么顺利,那一切该要有多好。

丹凤先是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饮料咕咕的喝了起来。然后才说:“这个林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出去好歹带上手机啊,这手机不带,这都二天了,也不知道联系我。”

就在我以为张兰兰会取出符纸时,我却哭笑不得的看到张兰兰取出了几粒糖果。她将那些糖果放在了地上,然后这才对那些游离魂说:“这是我从人界带出来的糖果,身上也就只有那么多了,给你们留下来做个念想,现在还请你们放我们过去,我们回去的时间实在是不多了。”

“大哥哥,我不知道,我很苦恼。”小女孩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天真烂漫,换之的是一脸的沮丧与难过。

“哎呀,好痛啊,好痛啊。”小女孩双手捂住她的头,不停的在地板上打滚。我跟大明连忙跑向了张兰兰的方向,跟张兰兰汇合在一起。

戒指散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将我跟张兰兰紧紧的包围在内。我眼睁睁的看见这股白光就像是在切割东西一样,瞬间就将那个鬼搭在我腿上得手给锯断了。

“我往下沉的时候,越往下感觉身体越是麻木,只有更紧的握住这个花朵才能保证我的会活着回来,不至于迷路。但是啊,因为握的太紧,上面的刺打乱了我的掌纹,让我的手变成了这具身躯中唯一的瑕疵了。”

我吓了一大跳,捏了一把手中的汗,强装镇定的瞪了宫弦一眼理都没理他。

我对于张兰兰的这种行为表示鄙夷,恨不得仰天长叹一声交友不慎。抓着宫弦我就是一阵埋怨:“你来做什么呢?张兰兰都被你吓跑了!”

局长的语气一点也没有害怕,镇定地说:“哪那么多毛病,这是给你们的试炼!”

厨师恶狠狠地对我说:“你这个小姑娘一点礼貌都不懂,来别人的地方还那么撒泼,你给我闭嘴。”

我不敢贸然的去采食。

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是即饿又渴狼狈不堪,于是阿明对我说:“林梦,你还走得动吗?如果还走得动,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前面不远处,就到我家了。”

我起了退堂鼓之心想做就去做罢,回去跟张兰兰会合。

当前面的身影离我,仅有几步之遥时。看着他依然没有动的动作。我以为,我是想错了。那个也许就是一个模型吧!

张兰兰说完,掉头看着我,“我猜你那边也没有发现吧,否则你不会那么早就回到了这里。”

这件裙子还是宫弦买给我的,那时我们刚结婚,他带着我去参加一个酒会。去由于那天我穿得那件裙子招来了许多惊艳的目光,于是他就拉着我,带我去亲自为我选了这一条只露出双手双脚的长裙。

我跟张兰兰赶紧往回走,直觉告诉我们,黄拓跋的屋里,应该会有一些线索,因为我们正是从那里被引出来的。

不待张兰兰的手从门退回来,我就匆忙的以脚把诚心诚意让顶开,直接闯了进去。

刚刚沈琳走出去的时候,我还记得最后一个画面是沈琳拿起手机拨了电话出去。外面还在电闪雷鸣,这种时候打电话别提有多危险了。

我从她的表情中就能看得出来,其实她也希望我说的事情完全不要发生,她也希望小慧能直接去投胎,可是在没有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事情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到底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对张兰兰点了点头,然后侧身让她走在前面。

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心中一惊。那不是难办了。难道我们就这样被困在这里不成?

我连忙转移话题,打破僵局:“嗯那个,宫弦啊。咱还有别的吃的吗?我吃了不够吃啊。还想吃点别的。”

宫弦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活的呀,这厨艺简直没谁了。感觉对于我这样的吃货,就像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一样。退1万步讲,以后跟宫弦就算做不了夫妻,大家也是可以当好朋友的嘛!

陆雅的要求让我大跌眼镜,宫一谦也握紧拳头。本以为宫一谦会拒绝的,可是谁知道,宫一谦竟然对陆雅说:“乖,我扶着你走吧。你穿裙子呢,背着你多不雅观。”

现在我平静了下来,我才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飞天蛮靠近我身旁那么久了,可是宫弦送给我的那个手镯竟然没有反映。

曾大庆难道不在家吗?我皱起了眉头。但是也还是按压住心中奇异的感觉,敲了敲505的房门。

既然都已经克服了这样的压力,那么说明金龙其实已经差不多百毒不侵了。现在装的跟个孙子一样也着实是让我摸不透他的想法,但是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打算,我谨慎一些对自己毕竟也是没有坏处的。

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跟着张兰兰一起随着金龙往外走,今天注定是要空手而归了。

而我也只是稍微的跟宫一谦提起这件事,没想到宫一谦这么快就找到了证据,真是干的漂亮。

金龙走出了房间后,我直直的就走到了张兰兰的身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兰兰,我的朋友一直就不多,能认识你我真的觉得很开心,如果我还有来世,我希望依然可以碰见你。”

这款白玉手镯真的是太美了,我一眼看过去就喜欢上了,不过我们上新的淘宝宝贝。我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白玉手镯?

张兰兰吓得自己捂住了她的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发觉到自己快要被淹死的时候,我准备浮起来。可是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缠上了,我赶紧挣脱……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动不了了。

宫弦走过来扯住我的手臂,强迫的拉起我来跟他对视:“林梦,你别太得瑟了。”

我知道自己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也帮不上张兰兰什么,所以索性就听她的话去刷牙了。

然后又见到他将他的身体朝着我们的方向靠了过来。用那只有我凝神细听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我那天就正在我楼下的车库里停车,你可别以为我吹牛。我的车技向来都是数一数二的。倒车入库这种小事情更是天天都做的。可是也就是那天晚上,无论我如何去打方向,我的车就是摆不正位置。不是车头打到墙壁,就是车位靠在墙壁。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卡着我的车轮子一样。”

所以我无法想象,在那个不通汽车的三队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就单单曾大庆的这个问题都让我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背后的冷汗一直狂流。什么话也不敢接,生怕被他看出什么破绽。特别是刚刚,我才在他的面前表现出那样奇怪的动作。

笔仙?前世!这个曽小溪不会是去玩那种流传在民间的笔仙游戏吧。我就算对于这些事情是很孤陋寡闻的,但是笔仙,碟仙,在我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听到身边的小伙伴在议论这个。

墙上的画是一幅山水画,画中亭亭玉立的宫装女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我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说的话,反而继续敲着门。现在知道了金先生就在屋子里面,我也就有了一些底气,只要人在里面,除非他长出翅膀,不然他是跑不掉的了。

宫一谦笑了,然后问向张兰兰:“你呢?想吃点什么。”

丹凤可能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当时就被吓得语无伦次:“这,这是什么情况?”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我见过了那么多的买家,却还真没见到过有这样的情况。正当我还在上下打量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口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什么地方,这里是哪里。”还弄不清楚状况的大明疑惑地看着我们。

正在放松心情欣赏着天空各种变化无端的云彩的我,忽然隐隐约约的听见了小孩的声音:“人妖是什么呀?难道那是半人半妖的怪物吗?”

于是我赶紧装成困了的样子,闭上了眼睛。

却未曾想,我还没开口呢,他倒先开口了:“空姐,请来一下。”

却是是这样没错,我竟然无言以对。反正从曾大庆这边是套不出什么话了,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知道,这样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才是正常的,

宫一谦的话才说完,我的心就已经凉上半截了。我不知道他跟踪了我多久,似乎我之前所做过的事,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刚才一直看戏般的看着我跟宫一谦交涉的张兰兰,也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指责宫一谦。

宫一谦可能也是没有想到我的反映会这么的激烈,这种手机相互共享位置的方式现今在许多年青人中都广为流行,以示代表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紧密。

说着他的手就在我的身上四处游走。

大妈很是爽快的请我们出去,她说这里不比城里,没有城里的汽车,甚至是三轮车也没有,主要还是加油不方便,所以他们的出行全部都是靠牛车来做为他们的交通工具。

“为什么?”这句话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听过。

“行。”我是真的不想跟她们周旋下去了,现在不管是谁也好,宫一谦也好,陆雅也好,宫一谦的妈妈也好,谁都好,谁也都罢了。我不想管了,我只觉得身心一阵疲惫,我想好好的休息。

我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家里的佣人正在打扫凉亭。见我过来了,低首弯腰行了一礼便开口询问:“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

宫弦摆出了一副沉思的样子,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脸颊。我还是对宫弦那天帮着陆雅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怎么样都没办法踏出这一步。于是我也一直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当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张兰兰的大头贴,以及张兰兰这三个大字,就足以让我心安。

整个人远远看过去就是阴沉沉的,不仅如此,他身后还跟着一排尸体。想必前面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张兰兰所说的赶尸人了。

张兰兰在黑暗中看了我一眼,冷静的说:“没事,别怕,它们只是尸体。”

“张兰兰,你总算是出来了,你累了吧饿不饿?”我关心地询问她。

没想到的士司机回答的滴水不落。

“师傅说白了,我们两人是受到邀请去黑雾迪厅的,师傅你看来似乎也是知道一些内幕的样子,你也知道我们俩是个貌美的女子,也不想看到我们吃亏对吧?还劳烦师傅你能不能把你所知道的,黑雾迪厅的内幕告诉给我们啊。”

“大陈,张兰兰……”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随便你怎么说。”

宫弦埋头在我身上说,“你睡吧,好好养胎,剩下的事交给为夫去做。保证你会风风光光的嫁给我。”

宫弦隔空从欣欣身上一吸,把附在她身上的小鬼给吸了出来。再帅气有力打了一掌,小鬼就回到了他的雕像里。他拿着雕像,挑眉问,“这个小鬼为夫已经制住了,怎么处置?”

有了这种想法,任何的事情坐起来都十分的心安理得。我大跨步的走下了床,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桌子的前方,然后拿起了手机。

虽然遥控器被我扔在了地上,但是空调上面却还能够看得见温度的显示。只见这个温度一会直飙零度,一会却是五十度高温。我整个人都被这种奇葩的温度给弄得忽冷忽热,零下十六度结成的冰块又在零上五十度的高温下给融化。

我可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扒开墙纸,然后仔细的研究这个墙壁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就算是退一万步来想,里面就算是真的有一具尸体,那么都不关我的事情。因为我实在是无能为力。

我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生怕那些东西就要掉落在我的身体上。那个骷髅又开口了,牙齿一张一合碰撞出声音来:“陈媚,你认识的……”

“梦梦,你还不知道吧,昨天晚上,有一只狗被人拿绳子绑住舌头,吊在天桥上活活疼死的。早上被人发现时,那只狗的两只眼睛都脱离到体外。七窍流血。真是太惨了。”

这是什么状况?解决个差评,还需要大中午的去天桥上见面谈?

宫弦手一招,管家就立即吩咐下人上菜。

就在跳下去的瞬间我也想明白了,既然是注定了的无果,就根本没有纠缠的必要。

“听到了又怎样?”我懒洋洋的问,根本就没有把宫弦铁青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儿。

“你知不知你在说什么?”好像是觉得不可思议一样,宫弦略微有些诧异的说。

结果半天没有动静,我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是想要咋地!反正我早就活够了,要不你就干脆利落的把我碰下去吧。”

就在脚底落空的一瞬间,我心里飞奔而过无数头草泥马。

想到此,我极度的盼望大明跟小功他们赶紧回来,无论他们全部都是有问题的人还是仅仅是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只要是有人回来就好,我已经被这种莫明的冷意所冷得快说不出来话了。

“亲,你好,我是淘宝的客服,请问你买的胭脂出现什么情况了?”

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吃惊样子。

品香梅说完,我已经成呆若木鸡状了。真是见过笨蛋,却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有这么跟情敌来讨论如何将情敌的男人弄上床的吗?

雨女犹豫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了几分意味不明的光彩。然后只见她点点头,对我说:“是的,你只要将我的魂魄还给我,我一定不会刁难你。”

我很害怕,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睁开眼睛后才发现雨女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屏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没有了。地板上就只剩下我递给雨女的那个项链还在不停的吐着青烟。

难道宫弦他们走的那么快?

我觉得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也就没有多心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宫一谦,我对宫一谦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谦,你来啦。等久了吧?我不小心在飞机上睡着了。”

电话很快就拨通了,张兰兰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姑奶奶,又怎么啦?”

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程凤起码尖叫几声表示愤恨,或者干脆就冲上来,找我理论个清楚。

只听见白云住持对我说:“这里的花朵都是天然长出来的,偶尔有几颗紫色的小花是有可能。但是绝对不可能会有你说的那样的整片整片的花圃。”住持说的特别斩钉截铁。

说完,夫人就站在原地,坚持要看着我跟张兰兰先回房间,她和先生才回去。不得不说,夫人的这个小举动,确实是太暖心了。

已经十点半了,张兰兰却怎么都不出来。我都有些昏昏欲睡,突然间“叮咚”一声,手机传来了一个短信的提示。我揉了揉迷蒙的眼睛,抬起来一看,原来是宫一谦发来的短信——“梦梦,什么时候回来?”

尽管我与宫弦结成冥婚以来,我们两人怎么看怎么别扭,表面上来看,我与宫弦是一点了合拍,但是不可否认,大部分的时间里,宫弦还是很在乎我的,以至于有的时候也让我产生了就这样跟他过一辈子也无所谓的想法。

曽小溪的面容有些惨白,可能是因为介入了这个召唤笔仙的术士中太久了。我对着宫弦说:“不能这样下去了,要是再这样下去,久了我怕曽小溪受不了。”

妹妹也不服气的对宫弦说:“对对,你赶紧选一个出来,你觉得我好看,还是我姐好看,你更喜欢哪一个。”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884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