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万里仙
作者: 景夕言章节字数:38845万

……

这火铳只比巴掌大一些,很短。

方继藩道:“其实,西进之策,关键之处就在于,银子!没有银子,是万万不成的,数十上百万人西进,还需一路作战,这耗费的,是多少钱粮啊,单凭朝廷,只怕万万不能。可是……陛下,儿臣以为,朝廷既然没银子,可是民间,有银子啊。这么多富商巨贾,他们可有钱了。”

“募集资金,将大漠诸部,打包,上市,先讲清楚,需要多少资金支持,而后,放出股份。当然,既然要上市,就需要有前景,有盈利,前景和盈利是什么呢?土地哪,陛下,天下的股民,投入银子,喂养这些鞑靼人和女真人,给他们提供武器,他们的一切战利品,如何分配,他们所获得的土地,如何盈利,又或者,如何分配,未来,股民的利益,如何保障,怎么分红。儿臣计算过,西进的许多土地,也并非是毫无利用价值,且现在有了蒸汽火车,未来还是很有远景的。譬如草场,可以拍卖出去,这是利益,一旦杀入了极西,那里还有数不尽的矿产,不只如此,听说,一旦越过了乌拉尔山脉,还有数不尽的良田,田……就是粮食,鞑靼人和女真人兵峰所指之处,总能有利可图,因而……”

见状,方继藩眉眼带笑,连忙拜下了,大声道:“当时儿臣就在父皇咫尺的距离,眼看着那突兀要发难,儿臣已吓得魂不附体,鼓起勇气,想要救驾。可谁曾想到,陛下居然气定神闲,挡在了儿臣面前,转手之间,便将那突兀打了浑身筋骨俱裂,儿臣还看到,陛下那时候,身上竟隐隐有光,这光华夺目,令儿臣竟睁不开眼睛。”

方继藩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竟然是他……”弘治皇帝脸色冷然。

首领们,或是面带喜色,或是忧心忡忡,却又不敢轻易上前,突兀距离大明皇帝,实在太近了,近到他们清楚,若是突兀发难起来,这大明皇帝,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只剩下最后的意识,条件反射一般粗重的呼吸。

人们屏着呼吸,沉默。

敢情这大明的皇帝,一个比一个狠哪。

这跪下的首领,听了这话,心思极是复杂。

萧敬额上全是血,狰狞大笑:“哈哈,你们以为咱会任你们摆布,做你们的替罪羊?你以为,咱是吃什么长大的,吃nai?哼,咱是吃肉长大的!”

可是……方继藩尾随着圣驾,心里苦笑,想要创造,也来不及了。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朱厚照听了,心念一动:“可若是父皇去,那诸部的首领之中,真有人图谋不轨呢?”

“不少了。”方继藩很欣慰:“就这两日了,你说话的声音,需再压低一些,还有,要保持你这死鱼脸……,不,保持你这不苟言笑的气度,为师将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出了危险,你可要小心,你放心,为师会在百丈之外,保护你。”

朱厚照一把提起方继藩的衣襟:“你想说什么?”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朱厚照咳嗽,乐了:“老方,本宫答应了,银子的事好说。”

一下子,方继藩明白陛下突然对这些小鱼小虾,有了如此浓厚的兴趣了。

“干啥。”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

王不仕每走一步,都是哐当作响。

口里虽骂,一听成本就是千两银子。

竟是个妇人,可这妇人气势如虹,眼带努色,厉声道:“你邓健是什么狗东西,这还是不是我们王家,这儿,哪里轮的到你做主?”

王不仕见状,很是惭愧,忙不迭的拜倒,结果眼镜掉下来,吓得他连忙捡眼镜,这可是一百五十两银子呢,见眼镜完好无损,忙又松口气,道:“陛下,臣……万死。”

刘健这些人,自觉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

萧敬颔首。

等他磨磨蹭蹭的到了奉天殿,果然,父子之间摩擦出来的火花已渐渐冷却下来。

太祖高皇帝正因为如此,对于囤货居奇,投机倒把可谓是深恶痛疾,因而,在借鉴了蒙元灭亡的前车之鉴上,颇有几分用力过猛。”

“少爷挂念着小人?”邓健一面抹泪,一面激动的回答方继藩。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这是继藩说的吧,而后呢,你再来说说看。”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

可唯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火铳和火炮,炮声和铳声一起,顿时便是摧枯拉朽。

老李明白了:“祥瑞?”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大家纷纷点头,冻得佝偻的腰,挺直了些许。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你说没有就没有?”方继藩龇牙咧嘴的看着他,语气透着不悦。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8845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