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夜少甜宠妻

夜阑卧听枫-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847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2章:死有余辜

夜阑卧听枫 38474

很快挂断电话后她抓起自己的包包就冲出了办公室,kity在门边举起内线电话,说:“公关部的洛佳洛经理找你。”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让工厂停止做‘心之缘’的系列戒指!”

这一攫,她用力挣扎,盖在两个人身上的被子缓慢滑到腰间,她身上骤然一冷,这才意识到原来昨夜里她梦见睡衣自动解开根本就是真的,这男人居然无耻到趁她睡着爬上她的床再宽了她的衣。

“可我听说咱们的新老板是个女的,而且‘宏科’的珠宝部之前收购过易家的‘y珠宝’,这几年他们一直把‘y珠宝’经营得很好,但是他们当初接管‘y珠宝’的时候就是大幅裁员,全部换成了他们自己的人。”

“咱们这里比伦敦早了七个小时,这七个小时里边其他人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财务室和综合部的人留下,配合交接工作。”

裴淼心沉着声,“虽然不知道你现在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提前放出来的,可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当初你被抓也不是我害的你,而是你自作自受,所以现如今你我之间两清,你再不要来找我了。”

天啦!谁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她现在又在跟这男人做些什么?

从刚才到现在,他始终保持着这副模样,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似太多东西梗在喉头,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难过!”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可是我还想要好好活下去。既然他不爱我,那就各自放一条生路,再不要害对方难过……”

“婉婉,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公主病。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谁说,我只是想要羞辱你?我就不能单纯的,只是……想要你?”

他捏住她尖俏的小下巴逼她仰视自己的眼睛,“婉婉,成为我的女人不好吗?就在刚才,你的身体对我并没有多少排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的身体合该就在一起……”

怎么会这样?

裴淼心觉得其实这么点小事他也没有必要在场,可是曲耀阳坚持前往,不只自己要去,她也不能少。

踩着超高跟凉鞋的严雨西从后面的座位走上来,用手推了推斜靠在窗边闭着眼睛的小女人,“淼心,到了,快收拾东西下飞机!”

窗边的裴淼心睁开眼睛,冲严雨西勾了下唇角便弯身去拿放在脚边的东西。

门没有关,知道他不会进来,可她还是赶忙站起身冲上前,想把自己跟他彻底隔绝在两个世界。

这个时候谁来教教他,愤怒冲昏了头脑干的事情,此时此刻的情形,他到底应该是退是进?

车子外有举着照相机的新闻记者,一簇一簇地围在门前,实况转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

夏芷柔突然就勾了唇,“你刚才说这个系列除了手链以外还有项链和耳环?”

“妈?姐姐……”

而他似乎每次都是冷冷地攫住对方的下巴,好像从喉间发出的一个淡淡的“滚”。

他接过雨伞时不小心触碰到她的指尖,她的指尖也是细细软软、冰冰凉凉的。

曲耀阳瞬间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包裹,伸手拿出包裹里黑色的绒布盒子一开,果不其然看见那场拍卖会上,他与她,各自捐出来的一对“庄周梦蝶”胸针。

她想他其实未必就愿意她听见现在外头正说着的与他有关的事情。

聂皖瑜突然就回了北京,聂家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稀里糊涂扯了一堆理由,就这样把她跟曲耀阳的婚事给推了。

曲耀阳整个人一怔,身体的感触和拥有她的快感已经让他完全无法自已。

他们之间应该不是这样的!毕竟她跟他,还有一个芽芽。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裴淼心才给好友苏晓挂过去一通电话。

苏晓好一阵吃惊:“什么!裴淼心你是不是干什么傻事了!你……杀人了!”

曲臣羽哭笑不得,抱着小家伙乐呵得不得了,见睡在另一侧床边的裴淼心翻身过来想要抓过芽芽,连忙一把将小家伙揽抱在自己怀里,说:“干什么?我女儿我愿意疼,别说一个sd娃娃了,想要什么就买什么,只要她高兴就行。”

曲耀阳低头去翻钱包,再抬起头来时那小女子早就跑得人影都没了。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你是想在这里继续淋雨吗?再这样下去吃亏的可是你自己,我这可都看见了!”

洛佳瞪大了眼睛僵在原地,裴淼心已经着急去唤:“快开车!”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肉串去捧酒杯,眼角余光里瞥见他拿着的那只红酒,张了张唇,说:“呀,这不便宜,就配烧烤,真是可惜。”

“耀阳,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一直觉得你爸妈这么多年来,都是貌合神离。作为女人,我知道你妈妈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所以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这点可以理解。”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聂皖瑜红着眼睛,“我犯什么错了你要让我先回去?刚才我要不是在附近逮着你的司机小张,我还真就被骗了,以为你没空管我们俩的婚事,出差去了!”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怎么样都放心不下,她还是更愿意自己照看着孩子。

“睡了,还是只有一碗小白粥,不过看她吃下去了,我就放心了。”她冲他笑笑,兀自走到门边穿鞋准备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