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夜少甜宠妻

夜阑卧听枫-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38474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章:稻妻苍天

夜阑卧听枫 38474

“三千大道!”

“太上皇,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跟儿臣说,儿臣在早朝的时候说,不是更合适吗?”皇上很明显不想坐以待毙,不由的出声说道。

后宫中,却是绝对不能没有女人的,到时候就算他不想,凤月国的那些大臣们也不会答应呀。

只是,众人却也都明白他的无情,只怕,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他可不是那种好心的人。

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时,也有些惊愕,有些意外,脸上的绝裂微微的缓和了一些,她知道他的骄傲,他此刻能够这般的跟他道歉,的确是让她无法无动于衷,但是想到以前的种种,再想到他这次的自做主张,将她推到这般难堪的局面,她的心一衡,再次低声道,“两年以前,我们之间就已经结束,错过了,就永远的错过了。”

“谁?谁的清楚?”叶寒可能刚醒过来,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听到他的话,有些弄不清状况,有些不解地说道,眉头微蹙,眸了似乎微微的黯了一下,才再次说道,“你是说秦思柔?她的情况已经基本上稳住了,只是,这段时间,治疗不能断,而且还要根据情况不断的改变药方,所以,我才将她带到凤月国来,你不必担心的。”

“哼,皇兄一回来,就要赶我们离开,这儿可是我的宫院。”凤忆希故意装做不满地说道,不过,脸上却仍就是满满的笑意。

没有想到,事情,完全没有按她所想的发展,更没有想到,上官云端竟然还当着众人的面问出这样的话来。

上官云端这话,既是感谢,她的一百万,也是在暗示,她刚刚想让她出丑,才有了这样的局面。

“你,你怎么还去早朝?快,快点起来。”上官云端急急的喊道,便想要起身。

“你是在自欺欺人吗?你以为,你现在嫁给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他也曾经对我海誓山盟,可是今天……”那个女子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显然也有些意外,看到上官云端想要离开,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急切。

只是,过了很久,很久,那轿帘却微微的动了,随着那轿帘掀开,慢慢的露出一个身影。

虽然平时的凤阑绝也是经常会笑的,但是那种笑却是更有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阻隔,让人不敢接受,甚至不敢望他。

淡淡的声音中,却带着几分刻意的激将,她知道,在凤阑锐还没有搜到证据之前,是不可能会为难她们的,毕竟在这儿的可都是朝中重臣的夫人们。

他的人明明守在外面,没有看到凤阑绝他们出去的,怎么可能会进了皇宫呢?

他说了是为了让他们彻底的信服,而并非顾及到皇上与皇后的面子,还真是完全的没有把皇上放在眼里。

虽然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便是从她的位子到皇后的身边,总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她还是很快走到了皇后的身边。

没有丝毫的迟疑,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都没有过多的思考,众人只见她手中的笔快速的动着。而此刻的她,只是微垂着眸子,看不出她脸上的表情,但是此刻,却仍就让感觉到她那认真的样子。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费了大功夫了,整件嫁衣从上面到下面,从领口到衣摆,都刺满了图案,而且安排的恰到好处的巧妙。

夜无痕看到她那淡淡的,并没有太多异样的轻笑时,眸子中似乎隐过一丝伤痛,不过,却更快速的掩饰了下去。

“我说,这天下没有我医不好的病,放心,我一定会医好她。”叶寒望向秦思柔,有些得意地炫耀道,只是,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就是有些麻烦,时间也很会很长。”

那一次,南宫雪就是带着她从后门进来的。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命令道,“让人暗中监视阁厢院,注意每个人的出入。”

这个朝代的新娘,竟然不用喜帕,上官云端一下轿,人群中,便传来窃笑声,这新娘装化的太过恐怖了。

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儿。

李大人自然明白他此刻的心思,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将那个瓶子收了起来。

“恩,怎么了忘了他了……”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声音中,隐隐的也多了几分激动。

经过了那件事后,凤忆希对蓝魅辰再没有丝毫的怀疑了,而且,也不再害怕,不再逃避了。

对,他既然喜欢,就要说清楚,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

不过,人家刚刚都喊过了,她现在才喊,她这惊呼也的确是太迟了。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好喝,真好喝。”上官云端却还在慢慢的喝着那壶茶,仍就忍不住的称赞道。

“哦,好困呢,我要睡觉,我要睡觉。”上官云端故意的打了一个个的哈欠,然后有些不满地喊道。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脚步声靠近,心知她进了里面的房间,便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头顶喜帕的上官凌雨那声奶奶差一点就脱口而出了,突然想起,上官云端从来不喊奶奶的,以前是老夫人不允许她喊,现在只怕是上官云端自己不想喊。

“将军,这是夫人去世之前留下的。”李妈快速的拿出那根链子,递到上官傲天的面前。

“父皇,这事还是由你来审吧。”皇上微微的愣了一下,便将问题推回给了太上皇,他若来审,这其中只怕会露出破绽。

绝王是什么人,他们怎么敢诬陷,只是,他们却都明白二皇子的狠毒,若是他们不按二皇子的意思去做,他们的家人只怕。

老夫人慢慢的走了过来,望向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眉头紧蹙,不是已经不傻了吗?怎么还化成这个样子?

想到那皇上,便想到了那后宫三千,她可不想跟那么多女人共享一个男人,更不想,天天待在深宫中等着一个男人的宠幸。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说话间,双眸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上官云端仍就没有醒,不由的望向叶寒,有些担心地问道,“你不是说皇嫂很快就会醒了吗?为何皇嫂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

这让秦思柔情何以堪,他此刻有些为秦思柔报不平了。

特别是提起当年的事情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守在外面的侍卫,听到太上皇的命令,也纷纷的向前,围向凤阑锐。

“属下对不起王爷,属下罪该万死,任凭王爷处置。”那侍卫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突然的垂下眸子,双膝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愧疚中,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绝裂。

太医说他可能活不过那一个夏日。

上官云端没有再说话,她要等他说,她相信,他会说出来的,毕竟沉默了这么多年,压抑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会说出来。

“我也知道,你不想承认当年的事情。”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顿,再次继续说道。

进了房间,微垂着眸子,低声喊道,“老夫人,老爷。”

“丞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可还有其它的证据?”尚书大人毕竟也不敢与丞相大人对抗,遂再次转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

他如今在这夜阑国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就连皇上都不会这么敢他说话,这个绝王实在是太过分了。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站在他身后的素容暗暗心惊,她跟随主子这么多年,对主子也是了解的,身知主子笑的越灿烂,就越危险,但是,这样的主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人影微动,她与她的手下,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一切似乎恢复了原来的平静,但是,却又有着什么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

上官云端将自己的手慢慢的伸到了他的面前,这根链子是当年爹爹送给娘亲的,娘亲留给她的,今天由最爱她的人为她戴上,她的心中隐隐的有着几分激动。

张大旺瞬间石灰成雕塑,腿一弯,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一张嘴大大的张着,竟然连痛呼都忘记了。

而夜无痕的唇角也微微的扯了一下,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那一脸凛然的神情便足以说明一切。

而此刻,她也明白了,叶寒先前说她怀孕的话,是故意说给某些人听到,想明白了这一点,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至少,她不用再担心与凤阑绝之间产生什么误会了。

“竟有此事?”皇上眉头微蹙,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问道,那微转的眸子中,似乎隐过几分沉思。

只是,这次三夫人已经有所准备,快速的避了过去,但是却也随即狠狠的扑到二夫人,手也快速的扯向二夫人的头发。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以太上皇的精明与睿智,断然不会突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所以,她怀疑,太上皇会不会是受人威胁。

他可能已经听到他们些许的对话,走进房间,看到要出去的他们,沉声道,“本王也陪你们一起进宫。”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此刻,你拦的是绝王的王妃,或者,下一刻,她就是你们的皇后,你可要想清楚了。”夜无痕是何等联明之人,一下子便明白了上官云端的心思,而且,他对于这种事情,是最了解的,最清楚如何的应付这些侍卫。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时候,每天都会有宫女过来接送东西。

只是走到太上皇的宫院时,却发现,到处都是侍卫,几乎把整个宫院都围起来了,这阵势,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母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凤忆希忍不住急急的问道。

“母后今天见过太上皇了吗?”上官云端不想再讨论那个三王爷的事情,而是再次沉声问道。

听说,他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只是在一次战争中,失散了,从此便再没有那个女子的消息,成立了凤月国后,他一直没有立后,甚至不允许任何的女人进宫。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这样的反应,谁都不会认为这只是因为她是凤阑绝选中的王妃。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一派胡言。”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扫过他们,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那一身的寒气,似乎让这周围的空气都冰上了几分。

那略略带笑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纵容,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没有想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给上官云端下了那种毒,才让凤阑锐暴露了。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而叶寒正在研究着什么,他的面前摆着几个瓶子,瓶子里,装着几种不同颜色的药水。

“老臣参见王爷。”

夜无痕的眸子一直都在注意着上官云端,只是听到她那差不多算是重复的话,以及她那略略带笑的神情时,眸子中似乎多了一丝疑惑。

那人很显然不可能靠近这密室太近,但是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密室里的情况,而且,就连密室外的这几个侍卫,只怕都不知道密室内事情的进展的情况。

那人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而且还刚刚好。

不得不说,隐还真是太了解凤阑绝了,凤阑绝刚刚只是说了一句,谁说那丫头已经死了,当时在暗处的隐便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所以当凤阑绝让所有的侍卫离开后,他便将素容带来了。

“先前,在宴会上,有人要害我的事,你知道吗?”上官云端知道,要想让这丫头配合,必须要让她知道实情。

而这个丫头,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小白兔,一副惊惊怕怕的样子,若是不事先做好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尽量的放轻松,很容易会让人发现破绽,毕竟这个敌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不会呀,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上官云端却是尽量轻松地说道,突然想起了那个丫头交出来的毒药,连连问道,“对了,那丫头拿出来的毒药呢?”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这宫女说去禀报皇后,皇后只怕更不希望她出席,所以,她肯定不用再参加选亲了。

难道是夜无痕?

不是宫女,却混进皇宫,而且对这皇宫中所有的一切竟然如此的熟悉?而且还这般波澜不惊的带着她在这皇宫中随意的走动。

看来是她太多虑了。

因为,凤阑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外。

众女子一个个都看痴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应该有的矜持,都直直的,愣愣的望着慢慢走来的他。

上官云端的脸上也多了几分不忍,其实,这一切也不完全是上官凌雨的错,上官凌雨的疯狂,更多的原因都是因为二夫人那从小错误的教育,让上官凌雨一直活在仇恨与妒忌中。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也微微的扫了二夫人一眼,若真的让她查出是这个女人害了娘亲,她会让她十倍的偿还。

“是呀,总算是有惊无险。”秦思柔也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回地过神来。

“皇兄,不是。”凤忆希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再次急急喊道。

只是心中感激着凤阑绝对的体贴,爹爹现在这个样子,她的确不忍心这么离开。

“那我就谢谢王爷了。”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更多了几分感激,这声感谢也是最真诚的。

“皇兄,你也知道父皇耳根子软,这么多年,都不管事了,他若真的做出了什么决定,到时候,你后悔都迟了。”凤忆希却有就是不死心的说道。

说话间,凤忆希一双眸子便望向南宫逸。

片刻,她的笑声止住,一双眸子却仍就狠狠的望向上官云端,一脸仇恨地说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绝不。”

只是,她双眸微转时,却恰恰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身僵滞的上官傲天,微愣,不由的惊呼道,“爹爹。”

这废掉武功,就是要把手筋,脚筋全部的挑断,整个人,就等于全废了。

但是,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是真的爱她的,而且是那种很深的爱,甚至为了她的幸福,甘愿放弃。

“饿。”上官云端抬眸,极为无辜地说道,一副吃饭最大的表情。

她原本还觉的这蓝岚不错,以前还经常的跟着她,现在却是越来越觉的她讨厌。

我的生活,就应该我做主。

“无防,就算她现在不傻了,也是一个一无是处的草包,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她进了城,也别想嫁给绝王。”那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字一字更是带着满满的恨意。

“是,那主子自己小心点。”那女子恭敬的应着,似乎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子没有惩罚她。

看来,今天是成不了亲的,他倒要看看是谁在搞鬼,想要阻止他成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