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身强力壮
作者: 谜拟章节字数:44887万

如果顾家的麻烦解决了,或者新皇继位了,那么封家会愿意为封似锦求娶她。

“疯子,疯子,一群疯子。”城墙上,看到城门破了个口,一干将领气得大叫,“砸,给我砸死他。”

不管是北齐皇帝和太后怎么斗,新年期间各地官员都要进京朝贺,两人都不会做得太过,会给足对方面子,在文武百官面前,做足母慈子孝的样子。

“啪……”景炎挑起一张网,砸向老怪物。

“你,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事他又没有让人拦着,满京城的人家都知道了,甚至茶馆酒楼都有人提这事,顾千城怎么可能不知?

同时,顾家的爵位也动了,但不是如顾二爷所想的那般,爵位落到他头上,而是降了爵位,顾国公身上爵位由公爵降为侯爵,封号武成。

他想,他再也不敢让顾千城离开的他的视线了,这个女人太让人操心了……景炎独自前来寻顾千城,当然不是无所求,既然秦寂言立倪月为后的事打击不到顾千城,景炎索性直接说,“顾千城,没有火焰果的话,你的儿子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

就算他用武力坐上皇位,天下人不会同意,文武大臣也不会接受。更不用说,他不是顾千城,他要兵变,言倾不会帮他,顾承欢不会帮他,封似锦不会帮他,秦寂言也不会对他手软。

“小姐……我苦命的小姐,这一辈子就生生被他们给害了,你以后,以后要怎么办呀。”孙妈妈跪倒在顾千城脚边,失声痛哭。

三小子打开盒子,闻到久违的肉香,一个个吧唧着嘴:“总算又能见荤腥了,上次吃了一次后,我就一直惦记着这个味道。”

要知道,伴读几乎就是皇子天生的支持者,可秦寂言呢?

封似锦听到几个副将来问他粮草的事,着实是愣了一把,得知是言倾叫这些人过来的后,在心底暗骂言倾狡诈。

“殿下放心,我一来便命人接管了漠北城。城中所有人都处在监视中,除去住在莫老大府上,一个叫倪月的女人外,其他人都十分安分。”凤于谦虽说一直在找人,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至少他发现了倪月的不寻常,并迅速派人监视她。

“倪月?长生门的圣女也来了?”自从上次差点被长生门的人弄死后,顾千城就开始关注长生门的人,不过她能查到的有限。

“得罪长生门,你们会后悔的。”倪月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挥向蜂拥而上的士兵,一瞬间柔软的腰带,如同水蛇一般挥向上前的士兵。

“老臣已调三万兵马在城外,一旦城中有异,大军便会立刻进城。”必要的时候,可以动用武力镇压。

武毅这些日子如同影子一样伴随唐万斤左右,对唐万斤的体质多少有些猜测。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将唐万斤的秘密说出去,因为他不可能背叛唐万斤。

小孩儿一个人骑着马,把大腿都磨破了,站在陵园外小脸煞白煞白的,也不知是被马吓坏了,还是被陵园的阴森吓坏了。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左右为难呀,也不知秦王今晚的话,哪句真哪句假?”

“要不还是上报吧?我们把实情写明,就说这个计划是秦王当着我们面说,至于上头的人信不信,那就与我们无关,我们尽到了监视的责任。”有一个副将提出一个不错的意见,曾将军一听立刻点头,“此言有理。”当即回营写信,让人火速传过去,按秦王给出的时间,正好够他们派人过来。

摘星楼的密室不难找,通道就在后院的厨房里。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罪犯大部的时间,都在思索如何避开律法的制裁,创新犯罪模式……他们跟着罪犯后面跑,会被人带到沟里也属正常。

秦寂言说这些话时,神色平静,语气平淡,就好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太上皇又气又怒,“就算我没有找出幕后黑手,可朕也护着你长大成人了不是吗?要是没有朕,你早就死了。”

“没有。”言倾脚步一顿,看了御林军统领一眼,面无情的道:“大人不必担心,我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定不会让刺客出城。”

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反问:“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也过?”

“你倒是大胆,什么话都敢说。”这也就是秦寂言招封似锦进宫的原因,他要是招封似锦的老爹进宫,那位首辅大人必会跟他讲一大堆道理,陈述一堆利弊,最后……

“千城欠的银子,为什么要我们赔?”顾家除了顾三叔外,其他人都是这个反应,一个个死也不认账,直说要银子找顾千城去,顾千城和他们没有关系。

猪头六不是一个只会放狠话的人,放完狠话,见秦寂言没有回就,猪头六便下令,“放火,烧了!”

秦寂言打开车门,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现在,皇上只是限制他们的自由,没有直接要他们的命,或者关进打大牢,可见皇上是相信他们的。

顾老太爷看了太上皇一眼,见太上皇没有异议,顾老太爷这才颤抖的爬起来,只是他自己都站不稳,要怎么去扶封老爷子?

不好,落入封老爷子的圈套了!

天牢里的环境虽不好,可里面的布置却是上佳,比起一般的小康之家还要好上三分。秦寂言也没有虐待两人,桌椅床被、书籍、茶水、糕点应有尽有,周王之前就在看书。

老管家一走,顾千城就把子车手里的饭菜拿了过来,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塞。

顾千城知道,子车这是怕老管家发现。

显然,老管家也知顾千城不待见,平时也只是默默的做事,除非必要绝不往顾千城身边凑。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那两个打手,看到打到了顾千城,却没有把人打趴下,正想再出招,可手挥到一半,却对上顾千城手中血淋淋的刀子,那两人吓了一跳,生生收住攻势,想要避开顾千城的刀子,可是……

她就应该杀了那个罪魁祸首!

此刻不比昨晚,大庭广众之下,他要再帮顾千城,要是顾千城借此缠上他,对他来说是个麻烦。

秦寂言的拒绝让顾千城明白,找人帮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她选择出钱。

“哪个暴发户,居然拿上好的战马拉马车,真真是白瞎了一匹好马。”焦向笛半点不客气,尖酸十足的说道。

交待完顾承意的案子,秦寂言便没有再管,和顾承意的案子相比,他现在接手的密室杀人案更复杂,牵扯更广,影响更大。

顾千城却没有同意走,“你现在就要带我走?”

“撤离?他倒是聪明。”秦寂言冷笑一声。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皇上,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条件。我知道你厌恶我,但我要的并不多,我只是要一个皇后的名义,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倪月说完,就低下头,静等秦寂言决断。

“快,杀了他,杀了他。”几个武将大喊,将秦寂言团团护在中间,最里层的禁卫则举刀,朝土丘刺去,可是……

“不好!”秦寂言大叫一声,“风遥,快,他们要毁了云霁将军的尸骨。”

这一件件,一桩桩,顾老太爷要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正好,这个时候去探查原委的下人来了,窦氏知晓原因后,长长地松了口气。让身边得利的人先去给顾千城道歉,自己则去给老太爷解释。

虽说这一飘亏大发了,甚至连船都亏没了,可没有那条火船挡在中央,他们这群人也不能活着回来。

“老大说得对,孩子们要紧,老三、老四赶紧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44887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