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老婆舌头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93623万

三皇子是公主喜欢的人,是公主早就内定的驸马,他的心中也暗暗的为三皇子着急,而他也知道月无双的能力,知道月无双是三皇子最大的对手,所以才会特别的去关注他们。

原本以为,那小娃儿喊爹爹,娘亲,喊的是孟千寻与夜无绝,但是,没有想到,这小娃儿竟然是孟冰的女儿。

“你随便找来一个破碎的衣角,虽然弄上了个血手印,然后再编出这么一个故事来,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糊弄别人吗?”孟千寻的唇角微扯出一丝冷笑,望向他的眸子中更是再明显不过的厌恶与嫌弃。

“好呀,好呀,太好了。”小丫头突然的转了一个身,兴奋的大喊着,这可是一直都是她最想要的,她就是希望他们一家人可以天天在一起,那样,娘亲会开心,爹爹会开心,她就会更开心。

此刻,李老夫人的嘴角,微微的带着一丝轻笑,她知道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有问题了。

皇浦拓竟然也还在,他现在可是皇浦王朝的皇上,难道就这么闲吗?到了现在还不回去。

北尊王朝在明,莲花教在暗,所以,若是真的要对立起来,北尊王朝首先就很吃亏。

“又拿这个借口来骗本王?”夜无绝的眉头微蹙,神情隐过几分不满,上一次,就是用这样的借口骗他回去的。

如今被孟冰说的这般的一文不值,她自然无法忍爱了。

她知道,这件事情,若是再这么耗下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更何况,他很清楚李逸风对孟千寻的爱有那么的深,深到可以宁愿自己的痛苦,而成全了她的幸福,深到为了她,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大哥,我要再醉一次,醉了就不会痛了,醉了就可以忘记了。”

“逸风,你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应该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而不是一味的去逃避,逃避终究不“逸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次,不等秦敏儿开口,李赢便急声问道。

“答应过她,答应过她,要放手,放手,成全她。”李逸风此刻已经醉的什么都分不清了,只是按着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本来的做着回答。

那样的事情,只怕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定然会天天受到痛苦的折磨。

“要不然呢,父亲觉的,我们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而且,有什么事情可以瞒的过你老人家呀?”李赢自然知道,李老他子不会那么轻易的相信,所以连拍马屁的功夫都用上了。

只是,那个走在前面的男人,唇角却是微微的勾起,并没有任何的慌张,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那突然的动作般,仍就一摇一摆的,风情万种的向前走着。

“你他这般无耻的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出来的,所以,很有可能。”更有人忍不住的附和。

毕竟,他这花可是刚刚出去的时候,急乱中在树边采的,自然没有那花花断尘想着,唇角慢慢扯出一丝阴毒的冷笑。

更何况是她本来就离花断尘没有多远的距离。

她向来奉承的就是别人敬她一尺,他敬别人一丈,但是别人若是想要害她,她也定然会如数的还回去。《b看来,好戏就才刚刚开始。

“皇上的圣旨岂能给你看。”夜无绝自然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的给他,冷冷的声音是再明显不过的拒绝,只是,低垂的眸子中,却隐过几分异样的光芒。

顿时,房间里乱成了一团,先前,都是在围着花断尘转的,但是现在却都在围着皇上转。

所以现在,只能求娘亲帮忙了,父亲向来都是最听娘亲的话的。

“所以,才要你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了,就是亲的。”李老夫人听到他这话,倒也不恼,也不急,反而再次一本正经地说道。

“大哥,难道真的要我十天内找一个女人回来?”李逸风再次的转向李赢,一脸的苦恼,而此刻因为老爷子跟老夫人都不在了,他脸上的沉痛便也不再掩饰了。

关于招亲的比试,也已经开始了,为了节约时间,同时开了几个场子,每次都是几组一起比试的。

“第一场比试已经结束,胜负已经分出,胜出的分别时平公子、、、、、、”白容正在报着胜出的人的名字。

走在前面的花断尘看到他那轻松随意的样子,脸色再次的一沉,心中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压力,他竟然这般的轻松,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确切的说,应该是在等着月无双一个人了,因为,花断尘也已经上了擂台了。

“好。”夜无绝揽的更紧了,听到她这样的话,他便完全的可以放下心了,因为,他是了解她的,她只是这么说了,自然就一定会做到。

她虽然都已经计划好了,但是为了确保万一,还是需要他的配合才行。

当然,这一次要比什么,可是由她来定的,所以,她要知道夜无绝最擅长什么。

“不过,你这次进宫是要见北尊大帝,不是见她,所以,应该会简单一些,而且相信北尊大帝也不会跟她一样拒绝见你的。”段红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当然,今天是肯定不行了,那个女人正盯着你,时刻防着你,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进宫的,所以,你要等一等,等到那上女松懈了,然后再想办法进宫,到时候你就直接的去见皇上,就以河渠的事情为理由进宫,到时候,应该没有人敢拦你的。”

“你过来。”段红突然喊着花断尘,让他靠近她的身边。

她有腿,有脚的,难道不会自己走吗?

“我去帮你找个轿子来。”花断尘起了起,突然说道,想来起去,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段红见他没有再说什么,心中愤恨,但是,搂着他的脖子的手,却更加的紧了几分,而此刻,她整个身子也是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

而想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可能也是真的没地方住了。

既然她的心中另有所爱,那么保护她,为她分忧,为她牺牲的就应该是那个男人,不应再是她的风儿。

说真的,李老爷子还真的没有想到李逸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以为,这小子这般的极为的掩饰,而且这小子向来可是狡猾的很。

“行了,你不用拿北尊大帝的病来压我,这是喜事,北尊大帝也应该会高兴,不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病的。”李老爷子却是打断了他的话,再次说道。

进宫把这件事情跟她说清楚。

只是,没有了令牌,所以,他刚走到宫门时,便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寻儿,我对天发誓言,我的心中,爱的人一直都是你,一直都是你,从来就没有过别人。”他没有听到孟千寻的声音,竟然发起了誓来,此刻的他,倒是一脸的认真,手微微的举起,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对天发誓,我今生今世,就只爱孟千寻一个人,从未爱过其它的人,从未变过,也永远不会变,若有半句谎言,定当天打雷劈。”

要不是夜无绝说要收拾他,现在还没有回来,她肯定会让白容直接的将他打出去了。

他知道,她虽然十分的倔强,但是心却是很软的,她相信,只要他的诚心的道歉,她一定能够原谅他的。

那神情,仍谁看了,都会联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男人,对,就是这个男人,是深爱着花断尘的。

本来,花公子正在向着公主表白呢。

“花公子,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呢,怕的人家好找呢?”男人的媚眼,微微的扫了花断尘一眼,然后略带撒娇地说道,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半遮半掩的羞涩,更有着满满的柔情。

他这话一出,便顿时的,让众人的眸子都不由的睁大了一圈,天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太、、、。

他这句话,可真叫做天雷滚滚呀。

她身为女儿,在这个时候下,自然要为他分担,总不能再让他拖着重病的身子去处理朝中的事情吧?

孟千寻很清楚,她接下的是多么沉重的一个担子,但是,这个时候,她无法推辞。

但是,现在的情形不同了,他生病了,所以,身为女儿的她,自然也为他分担冰结师异界纵横。

“当初,我下昭书,试探夜无绝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离开凤阑国,依当时的情形来看,夜无绝再继续的留在凤阑国,肯定会越来越被动,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夜无绝为了千寻的事情,疏忽了太多的事情,让二皇子等人钻了不少的空子。”北尊大帝不亏是北尊大帝,虽然他不曾到凤阑国,但是对于凤阑国的形势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他做事,向来都是一针见血的。

“关于这件事情,相信明天早朝的时候就会有结果了。”北尊大帝的脸上仍就是淡淡的轻笑,神情间更带着几分期待。

所以,她的尊贵是天生,就算那些人的心中还有些没有承认她,但是她的身份明摆在那儿,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也是,皇上是何等英明之人,他竟然把朝中之事交给公主来处理,那么便说明,公主肯定是有那个能力的我和系统是好友。

丞相大人听到大将军的话后,微愣,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孟千寻,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呀,昨天,她提出好样的要求,本来就十分的不妥,毕竟她既然身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定然要为北尊王朝的着想坏蛋是怎样变成的。

丞相大人明显的松了一口气,望向孟千寻的时,眸子中多了几分赞赏,昨天她那般的坚决,不顾一切的闯进大殿,就是为了让皇上取消招亲,肯定是有原因的。

既然选择了他,就应该完全的相信他,那么也就不必再对他有任何的隐瞒了。

听到她的称呼,他的身子微僵,双眸再次的一闪,似乎有着那么一刻的错愕,不过,却随即再次说道,“好,公主。”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当然,北尊大帝当时那么做,很明显的也是杀鸡儆猴。

更何况,她们这话,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而且,由此也可以说明,这两个丫头是属于那种比较简单,比较没有心机的。

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他去打军队的主意呢?

“大将军这话,也太过夸大其词了,事情也根本就没有大将军说的那么的严重,所以,这件事情还是等皇上身份恢复后,才做处理的好。”丞相大人此刻的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冷意,那话语中也更带着几分犀利,此刻竟然是丝毫不让步。

他知道,今天丞相是摆明的要跟他硬碰硬了,而那些跟丞相站在一起的大臣,若是一个个都附和丞相的意思,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十分的被动。

小宝儿一双眸子也是骨碌骨碌的转着,没有看到夜无绝,本来兴奋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失望。

“可能是有重要的事情。”听到她的惊呼声,孟千寻此刻的神情反而十分的轻松,正如孟冰所表现出来的那样,夜无绝若非有重要的事情,是断然不会这么离开的。

“那关于招亲的昭书?!”李逸风见她答应了,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惊愕,唇角甚至都忍不住微扯了几下,若她就是这北尊王朝刚刚找回来的公主,那么那招亲的昭书又是怎么回事?

“算了吧,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孟冰也略带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别人不了解情况,他还不了解吗?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若是那样,会不会真的跟雪太医说的那么的严重,不能彻底的医治呢?

北尊大帝一双眸子微微的望了雪太医一眼,然后看到正站在床前的李逸风时,微愣了一下,双眸微神,似乎快速的隐过什么。

“是,正如皇后所说的,皇上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皇上可能无法处理朝中的事情。”李逸风也随着李灵儿有些委婉地说道。

“关于招亲的事情,父皇一定会下令取消的。”北尊大的眸子仍就望着她,神情间是毫无迟疑的认真与严肃,不带半点的异样。

北尊大帝自己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放下了手,微微的抿住了唇角。

而且,现在就连千寻也不在这儿了。

孟冰的话语微顿,双眸微闪,突然的转向孟千寻,“对了,千寻,刚刚宝儿在皇宫里遇到夜无绝了,而且他们也已经相认了。”

孟千寻微怔,旧疾?太医说的这个理由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毕竟这么多年,北尊大帝也是一直都在寻找着娘亲,也是吃了很多的苦,身体上的苦倒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心理上的折磨。

“那还不快去传朕的旨意。”北尊大帝的眸子望向他时,猛然的眯起,冰冷中带着一种让人惊颤的狠绝。

“公主,还望公主劝皇上不要下这样的圣旨,若是皇上真的下了这样的圣旨,皇上的与北尊王朝只怕就都毁了,还望公主能够为皇上与北尊王朝考虑一下。”丞相大人突然的转向了孟千寻,跪向孟千寻,一脸的凝重,声音中带着几分凛然。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62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