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外亲内疏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93623万

安小柔理也没理她就冲下了楼。

曲母还是一样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下,眼睁睁看着所有人的动作。

她莫名其妙站在原地,这个时间点留也不是,走也不是,不想跟他两个人再继续待在同一个屋檐下,可自己又确实没地方可以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到半夜,这本来就不算柔软的小沙发这时候更是铬得她骨头疼。

曲耀阳几步迈进电梯,并不正眼看身边的餐厅经理。

可是眼下,这着急下班的男人已经不像他们从前的那个冷面总裁了,到似个诡异的居家男人——到点就想闪人。于是乎,这份合同到底是送进去还是不送进去,秘书室整体都犯了难。

期间,他头都没抬,厉目在面前的件上扫过,恨不能一目十行,巴不得赶紧看完了好签字走人,可这秘书偏生不知好歹,这时候闯进来丢工作给他做什么?

像他来时一样,完全不顾她的情绪,任性妄为到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让曲婉婉失望的是,如同之前的每一个深夜一样,尤嘉轩的手机根本就没有人接。

裴淼心只是一声惊呼,整个人已经被他向后抱起。她的两只膝盖无助地跪在床上,身子却向后,严严实实地坐在他腰胯上面。

夏芷柔敛了敛如水的双眸,轻轻抽泣了两声,突然捂唇哭了起来。

她说:“耀阳这几年都不在外风流,只是有时候孤单寂寞的时候跟什么小明星见见面面吃吃饭,但时间都不会太长,又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已经够算是对得起你守候了他这么多年,你说你这曲太太在外人眼里当得多有面儿?”

曲婉婉一怔,“嫂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腰肢的主人微微一僵,紧接着回过头来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

那日从她家回来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将她签给他的离婚协议书呈递上去,而是一直放在第一格书柜最上头的格子里,今天猛然想起白斩鸡还有她的西兰花,开始断断续续地回应曾经,才突然发现,原本放在那里的茶色件袋莫名其妙地消失。

她几步走了进来,在床边坐下的时候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耀阳,你想不想吃苹果,我帮你……”

“唔……”裴淼心睁大了眼睛,唇上还覆盖着他的大手,底下却温热强硬到了极点。

裴淼心一下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

沈俊豪点头,“那行,你去打听清楚,来的是男的女的,男的就再找几个姑娘过来,干净的,本地人也行,最重要是漂亮。女的……我看就你都行,到时候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懂吗?”

电话那头的夏芷柔一怔,却也明显感觉到了,这男人冷漠疏离的言语背后,甚至连伪装都再不愿意了。

易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在那医院里头,她进去了又出来,那么急,那么快,还……似乎伤透了心。

后来是的事情夏芷柔一直絮絮叨叨地说,说她这一路来与曲耀阳走过的心路历程,两个本来还算相爱的男女,到了最后,怎么会会变成了这般。

曲耀阳刚要迈开步子向前,亦被裴淼心抓住了手臂,“你等等。”

裴淼心惊骇得赶忙闭上眼睛,任是曲耀阳将她紧紧揽在怀抱里亦忘了挣扎,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翻腾跳跃着,恨不能马上从嗓子眼飞扑出来。

曲母叫了司机开车直接到市政府去,也路畅通无阻地往市长办公室而去,到了曲市长门前直接用力一推,迎面就撞上好像正在开会的几个人。

芽芽在爷爷的床边又唱歌又跳舞,爷爷自从大前天醒过来以后,便一直被小家伙逗得开心不已。

翟俊楠也不与他们多嘴,就任了这样一群人在那瞎侃,走过去,找到自己的助理,拿了手机,立马就把上面的未接电话给存了。

他自自然然往柔软的沙发上一靠,摁亮自己手机的时候,毫无意外瞥见信号那一栏打了个红色的小叉。

大床上的裴淼心,紧紧抓着自己肩头的薄被,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大眼睛,紧紧望着窗外的风雨沉默了一晚。

曲婉婉一急,冲上前拉住她的胳膊,“我那是听我妈说,我大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我只是想要帮你,他们都说女人只要生了孩子,就能暂时收回男人的心。”

可是电话这头的裴淼心,却终于找到方法,让曲市长同意她跟曲耀阳离婚了。

他越想要亲近她她反而越是不让,用力将他就快要埋到自己脖颈间的脑袋推开,她恨恨咬牙去望,“如果你是想要羞辱我、占有我,那么白天在那客栈里头你已经做到了,不用再到这里来让我难堪,你可以滚了!”

曲臣羽不是她万慧的儿子,他愿意娶一个二手货,她可以忍。

裴淼心也是一怔,直愣愣望着面前的男人,难道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别的小插曲吗?

司机开车载着他们回去,由于突然增加了一个人的缘故,裴淼心为了避嫌,只好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将整个后排位置都留给了曲家两个兄弟。

曲臣羽敛了下眉,到是什么都没有多问,又指了指旁边卖螺丝的摊子问她想不想吃。裴淼心白天陪小家伙在游乐场里可是被折腾得够呛,这会再让她拿牙签一颗一颗地去挑螺丝肉,简直比把她大卸八块还惨。

裴淼心看着那些伤疤一言不发,曲臣羽大概也是意识到她正在盯着什么,于是一把抓过衣柜里的睡衣,说:“你饿了就先下楼吃东西,我等洗完澡再下楼,全身都是臭汗……”

曲耀阳摇头,“从前为了前程,我妥协过一次,丢下自己喜欢的人,遵从您跟爸爸的安排出了国。是,后来我创业,从公司成立之初再到现在,虽然我一直努力在摆脱自己‘官二代’的背景,凡事只想凭实力说话,可是这么多年来,您跟爸爸仍然没少在我背后帮过我。”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老婆’?”她的声音极轻,小心翼翼看着他的模样,就像是怕他不会答应似的。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裴淼心点头,“我没忘,可是她是你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咱们不能在这紧要关头丢下她一个人,更何况,我觉得这件事情没这么简单。”

“大叔,自从你爸爸抛弃我们一走了之之后,你妈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她的儿女身上。而子恒就算再不听话再不懂事,那也是她的儿子,若说有方法可以救他,她一定会倾尽所有。”

“我没说你是裴府千金、曲家少奶奶、市长儿媳妇的事情。对方公司的人只说让你过完端午就去试试,大概要先见下他们主管,聊一下你对珠宝的认识,再决定请不请你这件事情。不过该说的我都说好,不该说的你自己也别提,明白吗?”

曲婉婉一声冷哼,“就算三哥你去考了,也肯定是考不上的。”

“我在餐厅门口,车就在路边,你出来。”

洛佳沉默了一会才道:“其实如果你还爱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

裴淼心取了盒子里的粉,刚刚将左颊的红遮掩,房门已然被人轻轻从外面推开。

洛佳越说越是兴奋,兴许是喝高了的原因,早便忘了什么叫“顾忌”。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老司令!”厉夫人上前,同爷爷握了握手后才道:“许久不见,前段听说您住院,我还同老厉去医院看过您呢!不过那时候您的精神状态不好,又好像刚刚睡着,我们来了,看了您就走了,也没等到您醒过来陪您说说话,对不住啊!”

一干人站在门口寒暄,只曲婉婉在看到那男人含笑站在母亲身边同大人说话的模样时,低了低脑袋。

不过索性最大的安慰是芽芽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这个可爱而又让人窝心的他的女儿,似乎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他的存在。

何太太在电话那端怪声怪气一阵乱笑,末了沉着声音才道:“其实曲太太你现在已经比我们不错,你看你吃了那东西才多久,皮肤光滑紧致了不说,又重燃了你老公对你的爱火。其实你现在已经是我们这帮人当中最幸运的了,而且你还怀了身孕,你又怀了,你老公可不得把你给宠上天吗?”

可是她看着他,他也是在用模糊的视线看着她的。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没事。”曲臣羽勾了勾唇。

曲臣羽着意哄了她半天,才听到她颤巍巍的童声。

“奶奶不喜欢麻麻,巴巴不喜欢芽芽。”

在家休养了几天,裴淼心却到底放心不下公司的事情,基本天天都要打电话到办公室,询问各项目的进度情况。

听到孩子只有九周半时,她坐在医院的走廊上当真是松了口气的。

裴淼心抢先打断:“我同曲耀阳早就已经没有什么了,现在我只知道我要嫁的人是臣羽,这事同曲耀阳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事后我也同臣羽说过这件事情,曲耀阳说了,这房子只当是他送给我们两人结婚的贺礼。”

“别闹。”裴母拍了下裴淼心的手背,皱眉,“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闹腾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注意你自己的身子,别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62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