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知来藏往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93623万

果然,年纪大了就是不中用了,是个人也敢欺到他头上。

“千城,我院子里有几件年轻时的衣服,虽然样式过时了,可我从来没有穿过,你要不嫌弃就换上。”

“秦家的正统嫡支。”景炎毫不避讳说出自己的身份,为了刺激老怪物,景炎十分坏心的道:“死在自己的后人手里,是什么感觉?”

秦寂言说:“我孝敬秦家长辈是应该,可是你们是什么东西?”

“呜呜呜……千城,我要怎么办?我不想被挖心,可是我又害怕你不要我。”唐万斤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痛苦的抽泣。

“你有什么法子,保得住楚世子的世子之位?”老太爷没有发现,他又被千城牵着走,忘了追问千城,为何要挑起这件事。

要知道,秦云楚会有今天,说起来还是和顾府有关。秦云楚以前从不去花街柳巷,自从在顾府被吓了一次后,那方面有点不行,才开始寻花问柳,惹上这风流病。

顾千城眼眸一动,抬起头,一脸黯然的道:“忙着,怎么进你的后院。”

“长生果?”老皇帝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好多年都没有听到长生果和药王谷的消息了,没想到药王谷重出江湖了,这可是天下百姓之福。”

虽说刚刚做了一场手术,顾千城有些累了,可凭她现在的体力,就是再做一场手术,想要摆平这七个人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祖父。”顾千城哽咽了一声,伸手握住老太爷的手。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确实自己在姐姐心中地位最高,顾承意满意离去。

老皇帝最近情绪低落,脾气也不太好,一点小事就要杀人。服侍的宫人除了几个老人外,旁人不敢近身,就连朝中大臣也怕了老皇帝,除非天大的事,不然轻易没有人敢上前。

可是,危机对有些人来说就是转机,救了圣驾又居住在宫里的五皇子,可谓天时、地利皆占了。

老皇帝召秦寂言进宫,是因为早朝时,凤将军在老皇帝面以前请罪的方法,告了秦寂言一状,老皇帝没有办法,只能把人叫来说道两句。

“殿下放心,我一来便命人接管了漠北城。城中所有人都处在监视中,除去住在莫老大府上,一个叫倪月的女人外,其他人都十分安分。”凤于谦虽说一直在找人,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做,至少他发现了倪月的不寻常,并迅速派人监视她。

对不起,倪月还真的没有想过,不是她自恃甚高,而是打小生长的环境,让她根本不会想到“逃跑”的事。

“别现在就睡,吃点东西再睡。”秦寂言很想留下陪着顾千城,可想到泰园发生的事,他又不得不离开。

有顾千城在,炸药造成的外伤还不至于让他们毙命,只是每次遇到炸药攻击,凤于谦都会让一批受轻伤的人诈死,然后草草埋在郊外,待到他们走后这批人就可以起来了。

一柱香后,穿戴整齐的侍卫前来换班,双方似乎说了什么,可是隔得太远,顾千城他们根本听不清,只见他们不断的搓手、呵气。

“拼了命也要杀了他们!”顾千城明了对方的难缠,对暗卫与亲卫下达绝杀令。

怎么办?怎么办?

焦大人计算损失的方法,正是顾千城当初提供给封大人的算法。当时京城的城门还没有砸碎,顾千城就能算出数百万两的赔偿,现在江南的城门都被唐万斤砸碎了,依焦大人的‘能干’算出数百万两,那绝对是分分钟的事。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虽然只打了一个照面,只过了一招,可猪头六知道,他们全船的人加起来,都不是对方的对手,想要打赢这个男人,只能用阴招。

“哭哭哭,哭什么哭,现在才知道哭老娘,你们杀人时,怎么没想过人家的老娘孩子。”猪头六抹了一把脸,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既然不想死,就给我打起精神了。这是我们的地,就是天黄老子来了,也只能认栽,你们……都上船,我们走。”

回去的路上十分平静,至少没有再遇到刺客。

秦寂言一出皇宫,就知道老皇帝之前因何事不高兴,原来……

“备马!”秦寂言将景炎的信丢在地上,大步往外走走。

至于秦寂言之前说的话?

暗卫与亲兵保护人不给力,可在寻人方面却是极其认真,护城河沿线每一个村庄,他们都进去找了,所有支流附近他们也都找了,可是没有人。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要说辛苦,子车才是最辛苦的,每到晚上子车都不敢合眼,就怕舱底出事,顾千城会遇到危险。

这湖里的水有多脏,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子车会选择喝湖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秦寂言一脸凝重,却坚定的道:“众位大人切莫再劝,朕心意已绝。要不走这一趟,朕会悔恨终生。也请众位大人放心,朕不会拿天下百姓当儿戏,半年后无论朕有没有为太上皇找到药,朕都会回来。这半年,还请诸位大人多多费心。”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不知道。据说赢皇很喜欢九这个数字,我们猜测有九道石门。”如果是九道十门的话,后面的计算量会更大。

不过,这已经很快了,至少顾千城就觉得这些人快逆天了,这么复杂的数字,他们居然也能算得出来,简直了!

顾千城压根不考虑。

顾千梦一直认为,自己比顾千城好多了,顾千城只是会投胎,是大伯女儿,是顾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到现在才发现……

顾千城上前,右手一抬,手中的刀子飞速从对方的脖子划过,鲜红的血,顺着顾千城手飞起,在半空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后,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杀?

结果,不知是顾千城太用力,还是风遥坐的位置太好,顾千城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风遥却因为这一脚而滚了下去,因为他身侧是一个斜坡……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向笛要和这两人同一年。

那群西胡大汉,并不是她引来的,可她仍旧自责,过不了心中那个坎。

“理解你什么处境?”秦寂言脸上带着坏笑,上前一步,逼近顾千城。

“丧家之犬?”老管家皮笑肉不笑的道:“,我们的实力远超你的想像。”之所以沉寂下来,没有对顾千城和秦寂言出手,不过是因为他们的人没有来,有些东西还没有查清。

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老管家沧桑的眸子泛起一层雾气,可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怕什么,你还会背叛长生门不成?而且那老东西也同意了,事情结束后,会给我们解蛊,到时候他要是敢不给我们解蛊,我们就弄死他。”子羊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

也就是说,只要秦寂言答应她的条件,她可以保证龙宝在五十五年内,不会因为寒毒而死。

“倪月,别惹朕,你该知道,朕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你隐瞒能培养药人的消息,朕就已经很不高兴了。”要不是龙宝还需要倪月,他早就将倪月千刀万剐了。

“皇上,你太高看我了,这是我最后的底牌,所以我想换最有价值的东西。”她当然有后手,她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的底牌全部露出来。

只是,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她不想错过。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倪月有心计、有手段,作为帝王他欣赏这样的人,但当倪月拿他儿子的命,来玩心机玩手段,他就不可能欣赏。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顾千城一个姑娘家,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一手策划科考舞弊案,而这个说法,甚合老皇帝的意。

三年!

五皇子这人怎么说呢?志大才疏,明明什么都不懂,可又喜欢胡乱插手,瞎指挥,好权势,刚愎自用。今天一个命令,明天一个想法,还要旁人必须执行。

平西郡王妃说着说着,就真得哭了出来,心里一揪一揪的痛。

“好嘛,好嘛,我知道错了。下次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一定第一时间找你。”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秦寂言好看的顾千城,见秦寂言真的生气,立刻服软了。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算了,左右只是一个小玩具,又不是好吃的。

“我们快点,在皇宫里他们不好动手,可并不表示出了宫,他们还不会动手。”难保北齐太后反应过来,拿下他或者顾千城,好交换乌于稚。

在城内,拿下秦寂言。

影子随风乱晃,耳边时不时和婴孩啼哭一样的风声,让这地方凭白添了几分恐怖。

秦王秦寂言?这个时候来停尸房,有没有搞错?

秦寂言看顾千城一脸紧张的样子,强忍着笑意,故作严肃道:“算了……看在未出世的孩子份上,本宫勉强原谅你一次。”

“千城姐姐!”

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凤于谦不再隔岸观火,命人看好乌于稚,便单人一骑冲入战场,一把长枪隔开激战正酣的呼延千霆和单增。

“哼……”顾夫人轻蔑地看了顾千城一眼,对抬尸的婆子道:“去账房领二两银子,买口棺材埋了。”

顾夫人说完转身欲,可在她转身的刹那,顾千城开口了:“夫人,你说,我去衙门告你谋杀会如何?”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孙妈妈还没听完,就哭得一脸是泪,比顾千城还要伤心:“小姐,你受委屈了,老爷和夫人简直就不是人,他们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你,你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呀,是顾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呀。”

如果是怀疑锦衣卫了,那锦衣卫首领就有危险了。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我明白该怎么做了。”这种事封似锦虽然不曾做过,可要做绝对能做到完美,只是,“这次好解决,可就怕皇上见殿下你迟迟不回,再次下诏书。”

老爷子吼完丫鬟,转头继教训顾千城,就看到顾千城一脸淡然,好脾气的道:“老爷子,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顾千城点头:“不,老爷子说得很对。”

守城的官兵叫苦不迭,可又不敢去请那几位大人离开,想要驱赶百姓,可刚有行动就被那几位大人物给劝阻,说是不得扰民。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如果是在此之前,你给我一百万两,我可以让你只赔三百万两,现在吗?我不想赚这笔银子了,不过君姑娘你可以去找愿意赚这笔银子的人。”顾千城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理了理衣服上折子,扭头道:“君姑娘,好心提醒一句,千万别去找封大人。你知道的,封大人一向廉洁,他是不会收这种银子的。”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有些人天生就有好运,比如秦寂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62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