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死有余责
作者: 王海妖章节字数:93623万

半个时辰,她从木桶出来,饭菜也恰巧端进了房间。

有人说,铮小王爷不同意能怎么办?那可是皇上啊,难道铮小王爷反了皇上不成?

掌柜的一愣,也考虑到自家公子声誉,“这……”

“还是小心些吧。宗师,你靠近一些,我低声说给你听。”谢芳华话落,补充,“不过你要先发誓,得到秘术后,不对谢氏和我动手,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秦铮站在谢芳华身后,看着蹲在地上,捂着脸,哭得无声的人儿,并没有将她拉起来抱在怀里哄,也并没有让她不哭。只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哭。

秦铮拍拍她的脸,“你若是不想进宫,我一个人去就是了。以前,我没承袭小王爷的爵位,可以任性无所顾忌。可是如今我承袭了爵位,又大婚成人了。便不能再让人诟病。”顿了顿,他冷笑,“好话和名声不能全被他占了,天下也不是只有他太子会做人。”

卢雪莹大惊,“你要干什么”

英亲王妃早已经被他备了礼,他出了正院后,前往左相府陪同卢雪莹回门。

英亲王见此坐不住了,猛地站起身,一把拽住秦铮挡在身后,对忠勇侯道,“老侯爷,事已至此,有话好好说。”

忠勇侯和谢墨含也不说话,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

言轻忽然转头看向谢云澜。

“祖父除了给宫里看诊,寻常贵裔府邸谁家有事儿,只要求到祖父,他都会去。没得罪什么人。”赵卓愤恨地道,“不知为何今日竟然出了这样的事儿。”

刘岸看向孙卓,“你是孙太医的孙子?”

英亲王很快就说了话,“秦浩?”

“她是准备议亲待嫁的姑娘,自然不宜再出来见你。”刘侧妃道。

秦铮又“嗯”了一声。

秦铮又“嗯”了一声。

燕亭回头看向那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道,“你们三个可真是有口福,往日不见你们空闲,今日跟着我们来了,竟然就能吃到听音姑娘做的菜。”

谢芳华很快就穿过紫荆林,来到了紫荆苑,院中站了一大堆丫鬟婆子。她看了一眼,有英亲王妃的人,也有刘侧妃的人。

秦浩面色发灰,不吭声了。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你当还为哪个事儿?”秦铮看着她,凉凉地道,“有人借用杀手门刺杀我,我来了你的地盘,你这个当小姑姑的倒好,却是对我不闻不问不加保护。任由别人杀我。我如今是托了我媳妇儿的福才好模好样地坐在这里来找你要白莲草。若是我出了事儿,你当你和你的丈夫还能继续欢好?”

“我……我拦下你!”秦倾立即道。

程铭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一怔,“怎么是你们?”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半个时辰后,金燕、大长公主等人收拾好,一行人启程离开丽云庵。

本来回京不必经过小镇,但是众人都没用早饭,所以,刻意多走了三里地,前往小镇用饭。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谢芳华自然不反对,与她坐在了对面。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谢芳华抬眼看英亲王妃。

英亲王妃摆摆手。

夜里没怎么睡,可是丝毫没听到隔壁韩大人的动静,但是,一早醒来,人就死了。”说着,他惊骇,“实在是吓人。”

秦钰一怔,“我看他这般死去的面相,和卢艺没有不同。怎么会不是虫盅之术?那他是如何死的?”

------题外话------

小童点点头,“是的,不止我亲眼所见,院子里的小厮们也是亲眼所见。若不是我一直没离开公子,我还以为公子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谢伊吐吐舌头,“我知道铮小王爷与芳华姐姐更般配啦。我看着皇上和芳华姐姐这样冷静,几句言谈,就使得南秦京城翻云覆雨,就是觉得,我怕是一生,也追不上芳华姐姐的本事。也企及不到让皇上回头看我的地步。”

谢芳华转头看向明夫人,“六婶母,为了使得谢氏六房安全无虞,一万御林军先在府外护着你们。待将京城脏污肃清了,再扯掉御林军吧,你们委屈了,用不了几日。”

明夫人点头,“芳华,你要小心身体,我到不担心背后之人出手,只是担心再伤了你。”

秦铮看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身上,猛地顿住,眼神顿时凌厉了几分。

秦铮听罢,气忽然消了,笑道,“我倒觉得这桩事儿你没做错,他是该有个女人了。”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谢芳华摇头,“娘,不用把脉,我的身子我知道,回头我开一副药,吃下养着就好了。”话落,她道,“太医看不了我的诊,还是我自己来吧。”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谢芳华摇头,“娘,昨日您和兰姨将这盆花搬出去,都什么人看了它,碰了它。”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所以,官员们严厉彻查,同时三箴其口,严格有效地执行秦钰命令。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谢芳华笑了笑,对左相道,“相爷,我离京之事,还烦请代为对王妃隐瞒,免得她又担心得寝食难安。多谢了。”话落,也随秦钰之后,冲出了城门。

秦铮很快便察觉了,知道这低落十有*来自言宸,言宸刚落脚便打算回北齐,她肯定是不舍的。但也不点破她,对她轻快地道,“今日天色不错,咱们去南山坡放风筝吧!”

    谢云澜这时忽然叹了口气,“芳华,你胆子小,就不要进来了。去外面等着我吧!”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谢芳华已经来到了那处暗门的门口,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不多时,一碗鲜血便流满。春花止住伤口,将一碗血上前递给赵柯。

他说的无非是从来没见过秦铮对谁这么好,让他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嫉妒了。从她来了,感觉这个院子都不清冷了,怀疑难道女人真有驱寒的作用。如今府里都传开了,说秦铮对她如何如何。京城外面的人将她夸得跟天仙似的,说她是因为美貌征服了秦铮……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郑轶对大长公主拱拱手,“长公子,您和郡主进去看看,模样如何,也好让我们知晓。”

李沐清站在一旁,眉峰拧成了川字。

秦钰怒道,“来人,去请太医!”

秦钰手臂紧紧地扣住右相胳膊,薄唇紧紧地抿起,一双眸子也现出沉痛之色。

秦钰抿唇,不再说话,对跪着的太医摆摆手。

金燕握住她的手,“是不是不好对我说你知道,我已经不是昔日的金燕了。这件事情事关于我,你一定要让我知道。”顿了顿,又道,“芳华妹妹,难道你信不过我”

谢芳华看着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谢芳华抿唇,她早先在被秦钰问起时,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想到这样一来,就牺牲了金燕的一辈子姻缘,于是断然地放弃了,她想着秦钰同样聪颖,定然也想到了,他虽然不喜金燕,但不会冷血绝情到拿她终身作伐,没想到金燕却是自己提出来了。

小泉子压低声音说,“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如今气还没消呢。”

可是这泼天富贵突然袭来,就真的好吗

先给忠勇侯府许以门楣高位荣耀,然后让她根本就不能拒绝进宫待嫁。

“我陪你进宫待嫁。”谢云澜想了想,又道。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谢芳华点点头。

“还有吗?”秦铮不置可否,又问。

郡王,两女都被封了郡主,一个是金燕郡主,一个是怀燕郡主。那仁郡王妃她在英亲王府见过,是大长公主带着她儿媳妇儿去找英亲王妃串门时,那会儿她是听音。依稀记得这仁郡王妃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也就是程铭的姐姐。

“这死孩子!”英亲王妃笑骂了一句。

他的声音不大,但也不小。必定能传出去。尤其外面画堂那几人都是耳力极好的。

“你干嘛?”谢芳华低叱他。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英亲王妃见她出来,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忽然奇道,“华丫头,你们今日是去哪里玩了?我看你这气色红润怎么比昨日又好了几分?”

想起昨夜,他几度纠缠,她的脸慢慢地红了。

秦铮神色变化了一阵,艰难地撇开脸,点点头,“有”

秦铮忽然笑了一声。

秦铮不说话,只目光沉沉涌动地看着她。

谢芳华暗暗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着镜中明丽如水,清艳绝伦的自己,愣了一下,心下暗叹,有的人太过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秦铮就是这种太聪明的人。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房,侍墨跟进屋侍候她梳洗。

谢芳华当没听见,静静地坐着。

谢芳华抬眼看他,“怎么了?”

在她觉得最不可能的时候,在她最没有准备的时候。而且,这一个月里,她还喝了那么那么多的苦药汤子。

她这个已经身为了母亲的人,是何等的不合格,竟然受了两次的伤,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还顽强地待在她肚子里,至今才被她诊出来,方才知道。

真的怀孕了!

随着他沉稳轻快的脚步向府内走去,四周又喧天地热闹起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清晰地感觉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熟悉的落梅香气,熟悉的清冽清爽的气息,由她亲手给她缝制的大红喜服,此时正穿在他的身上。

喜堂上,红绸高挂,一派喜庆。

“吉时到了,自然要行礼”英亲王妃笑着对忠勇侯道,“老侯爷,是吧?”

“好”宋方不落其后。

许多人看着掀开盖头的谢芳华都惊艳得说不出话来,觉得什么李如碧和金燕是南秦两大美人,可是今日一见,谁也不及这位芳华小姐。

英亲王请老侯爷谢侯爷舅老爷入席,同时招呼太子左右相等众位大臣男眷。

门口到正屋的路不远,秦铮放慢了脚步,慢吞吞地抱着谢芳华往里走,似乎要将她早先匆忙上骄,没听过的那些话都给她补回来,让她听个够。

“哥,还不快带着嫂子进新房?还傻站着干什么?”秦怜见秦铮站在门口半响不动,笑着瞪了他一眼催促。

秦铮的手慢慢地覆在额头上,不理会她,清声说,“你们都出去”

“四皇子抬举了!一支发簪伤人不算什么,四皇子心口受了重伤,不卧床躺着,这么快就能外出走动,才是让人佩服。”谢芳华目光落在他心口处,衣物遮掩,她不知道他的伤口什么样了。以她的猜测,他今日不该起来,应该卧床才对。她给他那一刀虽然不深,但也不浅,用最好的药,最少也要三五日才能愈合。

谢芳华从头上拔出一根簪子,顷刻间对着那人的手腕扔了过去。

“主子,这是月娘放出的信号,在西南五里处。”春花立即道。

“你说话啊!”秦铮看着她,“用心感受到了吗若是还感受不到,要不要我将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看”

谢芳华伸手打他。

谢墨含露出笑意,伸手拍了拍谢芳华的脑袋,“小丫头何时嘴皮子变得这么厉害了?”

谢芳华挥开谢墨含的手,瞪着他,“哥哥,我何时嘴皮子不厉害了?我何时看起来温柔无害了?”话落,她道,“就算我们是诗礼传家,讲究敬长尊辈。但是碰上永康侯和他老娘以及他夫人这一类人,动手不能,嘴皮子总要毒些,你只有让他不好过了,他无语反驳,你才好过!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战术!你懂不懂?”

谢芳华瞅了他几眼,当没看见,继续品着口中的茶水。

且视线极好,英亲王妃可以一边听戏,一边用膳。”侍书道。

谢芳华摆摆手,“下去吧!”

谢芳华垂下头,脚尖碾了碾地,又抬起头,平静温和地道,“铮二公子,改口的确是太早了。就算商量过了采纳之礼,我们的大婚也还要三年。皇上不准,一日我们成不了姻缘。所以,芳华在这里还请铮二公子顾忌些,以免传出去被人耻笑。”

秦铮不以为然,“你儿子可不在乎这个!”

“敬重?只要不气死我就成了!”英亲王摇摇头。

英亲王妃闻言住了口。

王财摇摇头,“小人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再没什么了……”

以前的秦铮如何,众人都是知晓。他张扬,嚣张、隽狂、不羁、不拘泥于世俗和礼数,霸道、肆意,无人敢惹。在皇上面前,高兴了嬉皮笑脸,不高兴了甩脸子就走。但是,还不曾严重到如今和皇上对着干的地步。

当然,也有不觉得沉重的。一是秦铮,二是谢芳华,三是李沐清。

“没有。”谢芳华摇头,“我摸夫人的脉象,十有**是个男婴。”

永康侯夫人顿时笑骂了一句燕岚“你这个死丫头”,话落,对谢芳华说,“芳华小姐,是男是女,你尽管说。是女儿也没事儿,这些日子,我早就想开了。”

谢芳华笑笑,给燕岚把脉,片刻后,放下,蹙眉道,“你现在用的药方,里面的大补之药太多,有些补过了头,阴虚火旺,不是好事儿。我给你开一个药方子,你按照我给你的药方子,调理将养吧。”

永康侯和燕岚由人扶着进了画堂。

侍画应声,前去请了。

谢芳华进了内室,见言宸坐在桌前喝茶,她讶异,“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怎么一直不见你。”

侍画、侍墨点点头,应声去安排了。

又有人说,昨日发生的事儿,至今没传出风声,可见皇上顾忌皇室颜面,顾念手足之情。可是柳太妃和沈太妃实在太不应该,竟然当街拦阻,逼迫新皇。

“皇上啊,三皇子、五皇子一直看守皇陵,虽然你们兄弟一直以来不和睦,但是也不该不顾念手足之情,说杀就杀啊,若叫天下百姓得知,同根兄弟相残,何以为政?”柳太妃和沈太妃又哭道。

他脸色在浓浓的血雾色下十分苍白,托住玉兆天后,先看了一眼他的心口,之后,抬起头,对秦铮道谢,“多谢手下留情。”

谢芳华伸手挡住他,抬头,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却又呕了起来。

------题外话------

到了芝兰苑后,只见崔荆和谢云澜在院中下棋。

秦铮拉着她离开了谢云澜府

谢芳华向临汾镇看了一眼,忽然笑了,转头看向秦铮,对他道,“有很多人就喜欢抓住别人的弱点,一而再,再而三。总要试探出个结果,否则不罢休。可是真若是做了,最后的结果一旦不尽如人意,便悔不当初。”

过了片刻,谢芳华从秦铮怀里出来,对他道,“我们去云澜哥哥的府邸走一趟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362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