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1章:万丈醉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孤独懿

今日的所见所闻,真真的令他难以消化。

方继藩明白了,自己方才太好的表现,简直就是在找死。

方继藩心里叹口气,有些于心不忍,可看到一旁的邓健,又忙叉手道:“哈哈哈哈……小妮子竟还害羞,别怕,少爷疼你。”

长条凳……

朱厚照闻言,眉梢微微一挑,却忙正色道:“儿臣惭愧。”

小邓邓是邓健的专属名,不过显然邓健不太乐意方继藩这样叫自己,便苦着脸应道:“少爷有何吩咐。”

杨管事的第一个反应,居然不是忧心,而是眉眼微微一挑,和一旁的刘账房对视一眼,哎呀,少爷的病……果然是大好了啊,方家有幸啊!

张懋随即道:“大明的校阅,起初是骑射,可自文皇帝以来,若只以骑射,却也不能论英雄,因此文皇帝有恩旨,改策论试,既是让尔等为朝廷献言,也是考教你们的才学,陛下已出题,来,取题来。”

要知道,自明初开始,朝廷便将西南各省划入了版图,为了治理广西、云南等地,朝廷在西南设立了许多羁縻州和羁縻卫,并且命土司治理地方,可自太祖而始,西南就一日没有安宁过,当地的土司或是土人,几乎是隔三差五的进行叛乱,就在去年,广西便发生了‘府江之乱’,朝廷为了平定叛乱,可谓是绞尽脑汁,而方继藩的父亲方景隆,也因为这一场叛乱,而奉旨前往广西弹压,虽然将叛乱平定,明军伤亡也是不小,靡费了不知多少钱粮。

刘健三人也万万想不到,陛下居然特意提起这东西。

弘治皇帝笑起来,道:“看看,看看朕的儿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崇奢,所用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这些可都是算在营收里的,这些银子,都被他挥霍去了。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无用之处,统统裁减,吃用粗茶淡饭即可,所谓经营之道,无非就是开源节流,这节流……就从朕开始,如此一来,每日便可节省纹银百两以上,可别小看区区百两,这半个月,就是一千五百两了。”

再加上自己作死般的节俭,更是增加了渠道商的疑虑。

弘治皇帝瞪着他:“现在的生产如何了。”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焦灼。

弘治皇帝看着得意洋洋的朱厚照。

他预料到,可能弘治皇帝君臣们会瞎折腾,可是万万料不到,会折腾到这个地步。

他夸下海口,其实也不算是吹牛。

“这个作坊,能迅速的声名鹊起,就是因为千千万万个渠道商鼓吹的结果。父皇这些日子所做的事,却是让这些本是有利可图的人变得无利可图,自然而然,作坊要衰败起来,也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了。”

他竟有些哽咽。

无论如何,她也要等陈凯之回来,即便天塌下来,她不过是一介女流,也希望坚守下去。

到了夜里,张煌言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最近人心惶惶,这张家,大抵也是如此。

大楚和大陈一样,异姓是不可封王的,而梁萧曾立下赫赫战功,也不过是一个侯爵罢了,当初,想要升国公,都是难上加难,这一辈子,怕都没有指望,可皇帝随手,就给了他一个王。

直到……陈凯之带着凯旋之师抵达了这里。

每一个人,脸色依旧苍白如纸。

他们看不清对面的人,却可以听到,那冲破云霄的喊杀。

这是最纯正的汉语,而且还略带陈人的口音。

无数民夫在催促下,纷纷赤着身,裸着脚,踩在泥泞之中,朝着河堤口而去。

这人已一路冲到了山丘上,拜倒在雨水所积的水洼之中,接着大口喘着粗气。

若非是平时操练,给了这些新军士兵足够的忍耐力,只怕这五千人,早已掉队了近半。

项正哈哈一笑:“本就是兄弟之邦,何来一个谢字呢,此次我等共同进兵,本就是为了能够一鼓作气,共同取下洛阳,灭陈乃两国共同的愿望,现在更该一起携手,到时,再到洛阳城中,把手言欢,岂不是两全其美。”

瘟疫……

陛下说出这番话,也可见,大楚皇帝,绝非是昏聩之君。

项正当政已有二十年,自他登基之后,一直向南兼并无数小国,前几年,又破了占城,将楚国的势力,衍生到了西洋,他乃一代雄主,早在一年前,便已预感到,六国的均势可能会被打破,陈凯之登基之后,编练新军,他曾专门派出细作,研究新军的战法已经火器,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假以时日,一旦让大陈壮大下去,这陈凯之若是当政十年,势必要横扫六合。

“晏先生所言甚是,想来在这三清关,也一定有各国的细作吧,却是不知,他们见了朕率军返回,会是是什么想法,不过,朕应当要比他们更快的抵达洛阳,因此,朕已打算,命五千新军为先锋,随朕骑快马日夜加鞭东进。”

这等均势的局面,如今,第一个被打破的乃是西凉。

国师已是乱臣贼子,是必须要处死的。

西凉军顿时哗然。

赫连大汗和何秀二人,绑在了远处,他们看着这一幕,竟没有呼喊,此时,万念俱灰,他们似乎已经明白,这成了注定的结局。

唯独是燕国,没有多少的反应,不过显然……燕国国内,也出现了请战的声音,似乎认为,眼下陈军既已败亡,此时此刻,理应立即南下,拿下山东、关东之地,这大陈空虚,不会有抵抗,唯有如此,方可防止被楚人和越人抢先,蚕食掉大陈的疆土。

“那么……这陈凯之是个如此功于心计之人,他会只愿意泄一时之愤,而杀了大汗?”

他们被押到了大帐里,这大帐里,有许多人走动,一见到这二人进来,许多人都放下了手头上的事,不少人,冷冷的看过来,目光中,带着冷意。

“不,不……”何秀摇头否认:“臣是汉人,在臣看来,现在汉军得胜,正遂了臣的心愿,臣高兴还来不及呢。臣……此次代赫连大汗,其实……就是来称臣,赫连大汗已经知错,他自知自己犯下了万死之罪,因而希望得到陛下的宽恕,这大漠的胡人,本就目中无人,桀骜不驯,他也希望,能够代陛下,做一头牧羊犬。”

何秀道:“就是牧羊犬,胡人们都是羊,总会给陛下带来麻烦,而赫连大汗若是能回到大漠,为陛下管理着这些桀骜不驯的胡人,可不就是牧羊犬吗?”

他不知是向谁示警,紧接着,他快步到了陈无极面前,蹲下,似乎想要努力分辨陈无极,在确定了陈无极乃是汉军之后,他皱眉,努力搜寻陈无极的伤口,紧接着,很是熟稔的逃出了一卷白纱布,堵住了伤口的位置。

胜了二字,虽也有惊喜,却也和痛苦交织着,他眼泪啪嗒落下来,落在陈无极的面颊上,这泪水冲刷掉了陈无极面上的污泥。

紧接着,脚步开始加快,每一个人肩并着肩,刺刀挺着斜刺向天穹.

天空已是有些晦暗了,此时尚是正午,可方才还是艳阳高照,随之而来的,却是翻滚的乌云。

赫连大汗口里高呼着,也加入了战团,数之不尽的汉军朝着他的方向冲杀,使他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

而附近的胡人,亦是拼了命的涌来。地上到处都是在蠕动的人,许多人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在shenyin,在呼喊,在嚎叫。

甚至有被削掉了半个脑袋的人,发出了最后的怒吼,朝着最近的人直接扑过去,将人扑倒,直至彻底没了呼吸,那双手却依旧将人箍着,无论如何,也不肯撒手放开。

可一切都已迟了。

叮当……

更可怕的是,这如流星一般的炮弹,绝不停歇,疯狂的轰炸,更可怕的却是最前冲锋的骑兵,掷弹兵们开始毫不犹豫的将一个个手弹飞出,手弹的威力虽及不上炮弹,可这近在咫尺的爆炸却将一个个胡人撕成了碎片,人仰马翻,哀嚎的人在发出了凄厉的吼叫之后,便如枯木一般的倒下,有人直接被烧焦了,只生下焦炭一般,身体的其余部分,直接灰飞烟灭。

三十多门意大利炮早就架设好了,事实上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迎面冲击他们阵地的胡人有多少。

身后,瞬间爆发出了冲破云霄的喊杀。

哒哒哒……

这反而令赫连大汗开始不耐烦起来。

“不不不。”何秀忙不迭的否认,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赫连大汗,此时他已来不及解释,只是希望赫连大汗,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假若此时,自己在遭受了羞辱之后,居然还强忍下去,下头的首领,还有各部的勇士们,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苏叶道:“那么……陛下就不担心……”

苏叶沉默了片刻:“胡人最大的计划,便是要断绝陛下与关内的联系,只有如此,方能使关内诸国相信,没有了音讯的陛下已经彻底败亡,所以……一旦陛下猛攻包抄的胡人,胡人的主力,一定会来拦截。”

而各部首领们,显然还怒气未消,甚至有人瞪着何秀,自鼻孔中发出了冷哼,目中尽是轻蔑。

见赫连大汗没有报复的意思,倒是有一个首领站出来:“昨夜袭的,乃是我们叶赫部的人,这些该死的汉人,杀了我们七个女人,三十多个勇士也被杀死,大汗,叶赫部上下,绝不愿忍气吞声,还请大汗为我们报仇。”

他旋即淡淡道:“你们退下吧。”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瞬间脸如猪肝色,他几乎只看了一小段,便已将这书信丢出去,厉声道:“不杀陈凯之,誓不为人!”

赫连大汗正与各部首领饮酒作乐,见了这气喘吁吁的斥候来,放下了牛角酒盏,其余欢声笑语之人,也俱都噤声。

在这方圆数十里的湖泊附近,两军对阵,而陈军各营亦布置在附近,军中的存粮,足以应付半月的所需,弹药也是充足。

那些骨干们,则开始在各营各队之中,鼓舞着士气,老兵们经验丰富,曾参与无数的战斗,而且和新兵们一样,都是同样的背景出身,虽然身上多少有一些匪气,却也平易近人,和从前军中的那些勋贵子弟全然不同。

赵成却依旧皱眉:“陈凯之会出关吗?”

何秀在慌乱之后,瞬间的冷静下来。

他忙是起身,也不敢拍去身上的草屑,却忍不住安慰自己,这些勇士虽是蛮横,可胡人不正因为如此,方才强大吗?反观关内的汉人,口口声声说什么礼义廉耻,却实是显得可笑。

看着何秀的背影,赫连大松忍不住别有意味的笑了,等何秀走了,他才对赫连大汗道:“兄汗,其实……虽然陈军的火器犀利,可兄汗何必对这个何秀言听计从,此人……终究是个汉人,却对自己的同族如此心狠手辣,难道,真愿死心塌地的效忠大汗吗?这一路入关,我与他倒也有相处,只觉得这样的人,虽也有一些小聪明,却决不能予以他任何信任,还是小心为好。”

“何事?”陈凯之诧异的看着晏先生,不解的问道。

晏先生没有犹豫,立即将自己心中所想所思说了出来。

辗转间,又过去了一月,新军的操练,一直都没有停止,这三四个月的操练,渐渐让这些青壮们,对军中越来越熟悉,他们操练的科目,已不再仅限于步操,而是自新兵营里,下放到各个步兵营、炮营。

赫连大松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和大陈真正的进行议和,只是进宫,见了陈凯之一面,陈凯之看着这魁梧扎着辫子的胡人,口里叽里呱啦一通。

陈凯之随即又道:“朝中百官,似乎对此,颇有疑虑,是吗?”

陈凯之的目光闪烁,英俊的面容掠过丝丝冷意,旋即他便笑了:“你说的对,这个猜测,即便只是杞人忧天,却也不得不有所防备。那么,朕若是顺着你的猜测继续推测下去,倘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一次,出访之人,定是赫连大汗身边最值得信重的人,这个人在胡人之中,定有极高的声望,因为唯有如此,各国才会相信胡人的诚意,是不是?”

那近侍不敢怠慢,匆匆而去。

各国只要看到赫连大松人在洛阳,自然也就疑心尽去了。

却听有人高叫道:“都别吵吵,先念完。为使官府扰民,各府县不可强征,凡有强征者,以通贼论处。”

能入伍新军,这是要上阵杀敌,可待遇却是丰厚无比,据说新军的伙食本就好,若是战死,也有抚恤,前来,或许还能拼一个前程,虽是危险,对许多年轻的壮力而言,这是改变命运的捷径,何况,就算没有拼搏到军功和前程,可每月五两银子的待遇,却是不少了,一年下来,能给家里挣一两亩地,这换做是哪里,都是高薪了。

那些家境尚可的人,倒是安心了,朝廷既然是出钱征人,而不是以服徭役的方式,那么,就不担心没有壮丁去随军,自己便免去了服役之虞。

国债!

除此之外,杨彪还握着一张王牌,此次开战,所需军需之多,堪称是多如牛毛,大量的物资和军需都要采购,可决定采购的权利,却还握在了朝廷手里,朝廷的巨量订单,甚至未来的订单,花落谁家,少不得,可以借此施压了。

陈义兴现在既然负责了宗室的事务,另一方面,却又监理着勇士营的后勤。

每一个人小心翼翼的看着陈凯之。

“胡人数百年来,犯我六国边境,行之有年,杀戮的军民百姓,数之不尽,此世仇也。今西凉国勾结了胡人,便使胡人的势力,彻底的进入了汉地,西凉国师无耻至此,我等还坐视不理,还在此讨论,是战是和,是否……有一些不合适呢?”

“臣无异议,吾皇万岁!”

讨胡令已出。

这几年来,分裂的东胡和西胡在大漠相互攻伐,无限南顾,就在去年,西胡大可汗在大漠与东胡决战,击溃了东胡主力,这东胡的残部,只能向北奔逃,西胡彻底的掌握了大漠之中,最肥美的草场,而草原诸部,也纷纷向西胡大可汗称臣,他们的实力,已是不可小觑,而今,这西凉人,直接认父,更是一下子,使这天下的局面,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陈凯之微微靠着龙椅,清澈的眼眸浅浅一眯,朝着他淡淡开口说道:“但说无妨。”

陈凯之便不说话了,他笑了起来。

钱穆居然气定神闲,他抬眸,凝视着陈凯之。

此时,这满殿君臣,俱都讶然。

他几乎可以想象,各国的君主们得知了方吾才和自己沆瀣一气,多半……是大跌眼镜的同时,也是咬牙切齿的。

方吾才淡淡道:“各国现在建联合商会,和大陈缔结盟约,本质在于,大陈日渐强盛,这对他们而言,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可一旦他们认为,大陈虚弱,自然而然,便会离心离德。所以所谓的联合是假,不必看重,所谓的盟誓,陛下也不必放在心上,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大陈的强弱。”

河西郡王钱穆也是西凉先皇帝之子,不过在西凉,有许多人传言,说这钱穆乃西凉国师的私生子,因为钱穆的生母,原是一个歌姬,是国师举荐进了西凉皇宫,不久之后,便有了身孕的。

陈凯之娶荀氏为妻,即日,敕皇后位。

又纳方氏女,敕为皇贵妃。

这么耗费他人的青春,他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的,即便他是皇帝,但思想依旧还是后世的,女人太多不是什么好事,而且还选一些自己根本就不喜欢,根本就不会看一眼的女人。

陈凯之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多言了,却还是开口说道:“这各府各县,若是因此而鸡飞狗跳,儿臣只怕……”

刘傲天想了想,咬了咬牙:“陛下既决心已下,老臣自当尾随,陛下要撤藩,那便撤藩,老臣的军镇,第一个裁撤,陛下要建新军,要设讲武堂,老臣有几个不成器的儿孙,愿意送入讲武堂,如何管教,老臣也不懂,一切凭陛下安排吧,在撤了军镇之后,老臣愿举家搬迁到洛阳来,老臣老了,也该颐养天年了,若是陛下没有用的上老臣的地方,老臣便安度晚年;可若是陛下有用得上老臣的地方,老臣依旧,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其实……刘傲天是胆大心细的人,很多事,当他知道这大势已不可挽回时,再去闹事,不但没有好处,而且会惹来灾祸,那么,倒不如索性,安安心心不去操这份心,首先表了这个态,陛下至少记得这份恩情。

刘傲天叹了口气,却不由道:“只是陛下,老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可亲眼看到陈凯之烹杀杨正,给人的震撼,却是全然不同,他们甚至,已经闻到了一丝肉香,而那铜鼎中的杨正,已再没有了声息。

生杀夺予,不过是一念之间。

他们本就没有希望,本就意识到,自己没有活路,而陛下这一声反问,也彻底的打断了他们一切的幻想。

张昌等人,非但没有因为赐自己自尽而恐惧,在此时此刻,他们竟一下子狂喜起来,只是自尽,还可以留一个全尸,不必生不如死的饱受摧残而死,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亲族,竟不必受株连。

陈凯之已回眸。

杨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忍住剧痛,方才他还显得极有骨气,可这一拳下来,令他生不如死,此时,他终于明白,自己大难临头了。

陈凯之却是上前,只是冷笑,脚一踩,又踩住了杨正的肩头,杨正疯了似得凄然惨叫,含糊不清的道:“饶命,若是饶我一命,愿……”

他忍痛抬眸,看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陈凯之,陈凯之在笑,笑中竟没有冷酷,也不见愤怒,更多的,却是自信,是从容,仿佛……他方才所说的,并不是威胁,也不是泄恨,而是……一个人徐徐的道出自己的想法。

杨正粗重的呼吸,此刻,他竟有一些信了。

一下子,许多的大臣面带错愕,有人长出了一口气,也有人竟开始胆战心惊起来。

陈凯之笑了:“上一次……”

反而让陈凯之有些无言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不过为人君者,却不能表露出什么,陈凯之只是笑了笑:“尔等勤王有功,朕自会重赏,现在,这些叛贼,俱都已经拿下了吧?”

后头,亦不知是哪些营的人,神策营的指挥使已是到了,途中遭遇了不少其他京营的兵马,便连远在肴山的羽林卫先锋骑兵也已抵达,乌压压的军马汇聚一起,扬尘杀来。

远在肴山的羽林卫,无数的斥候来回奔跑。

慕旭冷笑:“事情紧急,此时若是不来的,俱都是叛党,立即传令,凡不来的,立即带兵去捉拿,一个不留,尽都处斩,传令下去,陛下已经给了老夫旨意,告诉将士们,陛下还在宫中,叛军急攻不下,现在羽林卫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立即鸣金击鼓,准备出营!”

立即有亲兵火速到了宫门,这宫中九门都没有关闭,因为数万叛军入宫,几乎是轻装而来,这么多人的补给和粮草,需要赶紧运来,否则,这宫里头的叛军都得饿着肚子。

张昌顿时,面无血色,这无疑对他而言,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张昌觉得自己心都冷了,他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终于……他想到了最可怕的可能。、

各处沙垒后的意大利炮同时开火。

张昌震撼了。

是啊,对方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人,才能发出如此密集的火铳声,原先是估算,显然是错误的,原以为对方不过千人,可现在,只凭声音,对方的人马,只怕不在五千人上下。

这一门门的意大利炮,蓄势待发,而其他的勇士营士卒,也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战斗岗位,有的预备好了手弹,有的端出了火铳。

张昌依旧还是不放心,聚集了两千多骁骑,蓄势待发。

而许杰,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曾光贤对待自己的态度,却是打起精神:“听好了,听好了,将咱们的意大利炮搬上来。”

呃……

有人发出了闷哼。

吴孟如万万想不到,背着自己的陈凯之,只反手之间,便刺来这一剑。

陈凯之突的大笑。

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太后居然下了密旨,让将士们入宫诛杀天子,这……不就是谋反吗?

“够了!”张昌突然厉声大喝,阴冷的看着这副将:“这封懿旨,本将已验明,确为太后懿旨,怎么,你们信不过本将?而今,各营都已接到了懿旨,现在是非常之时,大军必须立即入宫,哪里有时间,等你在此验明诏书,这里……”张昌举起手,竟是取出了一份公文:“乃是一份兵部尚书签发的手令,也是命我等立即入宫,现在各营群起,应立即点齐人马入宫,谁有异议?”

“那么,朕算来算去,唯一还能被人拥戴的只有你了,你混杂在群臣之中,等叛军杀到,依旧还可以隐秘身份,而一旦叛军杀死了朕,你便可以以汝阳王的身份站出来,稳住宫内宫外的局势,你汝阳王,在宗室之中,辈分最高,谁敢不从你?”

汝阳王沉默了。

一下子,大殿中哗然。

杨正凝视着陈凯之,冷冷的道:“老夫若是没有被拆穿,叛军们会动手,协助老夫登上大位。而现在,老夫被拆穿了,叛军们依旧还会动手,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后路,所以……陛下现在拆穿了老夫,想来,很快这宫外的叛军就收到了消息,陛下已经令他们无路可走了,若是不立即进行叛乱,只要陛下拿住了老夫,到时,他们所有人都会浮出水面,最终,死无葬身之地,所以……陛下似乎现在高兴的太早了,陛下显然没有想到,老夫曾在这京师里,收买了多少人,当初,之所以收买这么多人,本是为了对付太皇太后,而如今,这些人都可以派上用场。”

杨正背着手,完全无惧几个锦衣卫力士,甚至面带轻蔑之色:“此时陛下一定还心怀侥幸,觉得单凭勇士营,或许可以守卫宫中,可是陛下却忘了,区区这些勇士营,在数镇军马,数万人面前,是守不住的,他们完全可以自防守最薄弱的城门入宫城,更何况,陛下还忘了,在这宫中,也有老夫的耳目,只怕现在……已有人偷偷的开了宫门,将军马放入宫中了。”

“想来,陛下一定不信,在这京中,这么多京营,为何这么多将军,这么多的功勋子弟,这么多位高权重之人,会甘愿为老夫卖命,那么老夫告诉你,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老夫要做的,不过是勾起他们的贪念而已,有人爱财,老夫便给他们数之不尽的财富,有人好女色,老夫便为他物色数之不尽的美人,有人贪图权位,老夫便许诺他锦绣的前程,除此之外,陛下对仙药,也一定有所耳闻吧,陛下从未尝试过仙药的滋味,自然永远无法体会,那种极乐之境,人只要体会过了,便宁愿甘冒杀头的风险,也定为老夫前仆后继。”

感冒了,所以更的晚一点,最近身体都有点虚啊,第二更很快会送到,等一等就来了。陈凯之大喝一声。

“你即便再聪明,可在朕眼里,也是愚不可及,因为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绝不会将人人视作是他的玩物,一个真正的聪明人,理当抱有敬畏之心,知道阴谋诡计,终究上不得台面,知道再完美的阴谋,也会有被人拆穿的一日,知道夜路走多了,终究会遇到鬼!”

陈凯之叹了口气:“似乎,杨卿家忘了一件事。”

没有!

什么希望呢?便是弑君只要成功,那么便会得到巨大的好处。

“臣以为,倘若济北僧俗人等,若是不满新政,尚可以请陛下废除新政,而各州府并未实施新政,自然就遑论反对了,现在各州府的生员,异口同声,非要反对新政,这岂不是咄咄怪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