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2章:天荒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孤独懿

蓝弦一直知道,国外经常有一些很疯狂的派对,男男、男女、女女混乱不堪,可没想到她身边也有,而且平日还装的那般的……

给读者的话:

第二幕,男主用餐,刚好在女主打工的地方,女主没有认出男主,男主戏弄了女主,看女主明明气的要死却隐忍的样子,男主笑了……

他以前追女人的伎俩在蓝弦的身上全部不顶用。

比她漂亮的多的去了,比她演技好的虽说少但也不是找不到呀。再说傲吧,他家阿末比蓝弦还傲呢,为嘛这蓝弦的运气就这么好呢,明明他们家阿末比蓝弦好十倍百倍呢。

他莫庭纵横情场,从来不交心,唯一次将真心交付,却遇上一个不交心的女人……

整整半个月蓝弦一样工作也接不到,除了几个平面广告外连个通告都没有了,似乎有人在封杀蓝弦,或者说忽视蓝弦的存在。

而在蓝弦走出房门的那一刻,莫庭睁开了双眼了,眼里闪着一丝丝的受伤,蓝弦这是防备他吗?天皇的新剧《神之子》早期的高调宣扬,可真正到开机仪式却是相当的低调,导演与制片人看着剧中男一号北君默的扮演者墨云天从最初的兴致冲冲到现在的敷衍了事时,似乎明白了戏出了问题,墨大神似乎并不想要出演……

“有人说墨天王不出席开机仪室是因为不满角色人选?蓝弦小姐对此有什么看法?”某报社的人一女记者问出一个相当犀利的问题。

“刘上校你好,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不法之徒都有得到应有的惩罚。”莫庭很平静的说着,只不过说到惩罚二字时,语气咬的特别重。

原本巴黎方面是有专属模特的,但是莫庭用工作之名将蓝弦拐来,蓝弦就顺便抢了那些名模的工作,把绽放在巴黎的工作也接了下来……

蓝弦十指交缠,死死的压下自己暴怒的情绪,不让白雪发现。

这绝对是客套的寻问,导演与制片人都是人精一般的人,当然是连连摇头了。

“业界蛀虫大金集团被覆灭源于将黑手伸向蓝弦!”

……

当时她近乎被封杀时她也是这般,笑的温和亲切,现在她今非昔比,一飞冲天,她依旧笑的温婉……

莫庭一点也没有擅闯别人房间的自觉,大方的朝室内走去,蓝弦做为主角,在剧组中受的待遇算是不错的,四星级酒店的单人间。

拔牙用了麻醉的,麻醉后整张脸都麻了,可难看了……呃……时间冻结,在莫庭开门的刹那,蓝弦的声音适时的响起,成功的制止了莫庭开门的举动。

“你挡着我的路了,我要收拾行礼。”蓝弦强压下心中烦燥,平静优的道。

这么好的机会,就在面前,可他生生不能用呀……

那个秘密我会将它永远的封存起来,除了我再也没有别人知道。

这世界越来越玄幻了。

剧组上下人人一副我真相的样子。

“白雪,我对国际市场的野心不大。”蓝弦很平静的道,好莱坞那个角色,蓝弦是很期待,那对她来说是一个跨越,但是……

邵阳懒懒的看了一眼,挑了挑眉:“很不错的一个新人,可以栽培,不过你只许看……”

在他的眼中蓝弦不应该是那种与厨房饭菜为舞的女人。

“蓝弦小姐,很高兴与你合作。”绽放的总经理将签好的合约递给蓝弦,看着一直安静优的蓝弦,将心中最后一点不满也压了下去。

咔嚓一声,在别人眼中,这只是一个瞬间,但是蓝弦明白这一刻对她来说意义非凡。

融柳,你奶奶留给你的嫁妆都给了我,我是不是可以假装,融柳曾经嫁给过我?

而事实上蓝弦的美不用惊艳与嫉妒的,因为蓝弦美的一点也不张扬和个性,蓝弦的美即使是女人也无法讨厌,这就是蓝弦比融柳强的地方,融柳的美倾国倾城,女人见着了特别有危险感,而蓝弦的美清朗如月,实在无法让人讨厌……

十秒后,蓝弦又恢复了冷静,看上去就如同一个职场精英,静侯主管吩咐。

“这不说你认为自己不如融柳了?”

车虽普通,可是那车牌却一点也不普通,那车牌开在路上,交警看到立马就要敬礼,汇入车流有点眼色的司机立马就要给莫庭让道了。

什么叫天王,天王就是即使在电视台的后台随便一走也会引起轰动,就是那些见惯了明星、艺人的电视工作者看到了也会失神。

“莫庭,想吃什么?我去做饭?”蓝弦心情大好,起身一边走向室内,准备换居家服,一脸巧笑倩兮的看着莫庭。

混蛋!

很快众人就明白什么原因了。

这些公司之前就教给了紫心与红颜,虽因为红颜的事情在前,紫心答的不算出彩,但也没有失言,总之叶灵是松了口气的。

白雪以为蓝弦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蓝弦,公司说全力栽培你呢?”

她的出身是改变不了的,她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

“亲爱的蓝弦,我希望下一次你别再拒绝,我真诚的希望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演员……”是演员,而不是艺人,演员是专业的,艺人则有哗众取宠的感觉。

“哈哈……哈哈……别……痒,好痒……啊……挪开手,放开……”

她怕痒呀!

恩。莫庭之所有没有婚假,没有蜜月假,是因为某人正在家里安胎,而她走不了……

可就是这一份真让蓝弦防备了,一个在演艺圈沉浮数年的女人,还有真吗?

当蓝弦准备就绪,朝电视台走去时,白雪在蓝弦约定的时间赶到了,大汗淋漓尽致、气喘吁吁,很明显这一个小时白雪很忙。

哪知蓝弦正从服务生手上拿过一杯红酒,妖娆上前:“x导,你误会了,白雪不是那个意思,他呀只是太敬业了,时刻不忘工作。”

酒杯四十五度倾斜,整个人透着一股怀旧的风情,瞬间蓝弦就如同绽开的花朵一般,耀眼……

……

不愧为是莫家的子孙,即使在国外依旧记得为国争气。

“莫总这是?”蓝弦拿着衣服,眼里闪着怒火,可语气却是温柔的溺死人。

这个女人……

蓝弦一边拿起自己的内衣,一边冷笑。

蓝弦站了起来,神色淡然的站在那里,任对方打量,优从容的样子就如同古代贵女,不是傲气而是韵味十足,直视打量她,似乎是一种失礼的行为……

“你,蓝弦,你就是我们要……”

“雪老大……”

听到众人的招呼,白雪矜持的点着头,一副自谦的样子,可眉眼间的得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雪大……”星娱的一姐也不甘势弱,一脸娇媚,缓缓上前,说着整个人就准备往白雪身上靠……

星娱那一姐眼见着就要变脸了,那一哥虽然还有几分风度,但眼中的阴骛却是掩不住。

这白雪的人脉还真是越来越广了,中石的老总。

蓝弦看着这一幕,在心中暗暗点头,传说中果然是对的,墨云天的经纪人相当的有才又有配合力。

顾子寒是伯乐,蓝弦也是千里马。

公寓不大,一室一厅的布置,不过这公寓的安防做的很好,住护的隐私能够得到保证。

蓝弦依旧摇头。“白雪,演戏才是我的想要的,一旦观众认为我是歌星,我演的再好也不会有人欣赏我的演技,唱而优则演我不排挤,但我更喜欢演而优则唱。

蓝弦,她到底是什么人?一个孤儿居然搭上了r&m集团的总截。

“白雪,你找我有什么事?”

她可以想像莫庭看到这报纸时,脸上是多么的难看,莫庭向来不喜欢与女艺人扯上关系,更多的是莫庭讨厌被八卦记者缠着,莫庭是个相当重视隐私的人,如果因为这件事让莫庭的隐私暴露在大众下,蓝弦可以想像莫庭的怒火……

“蓝弦,你也察觉了吗?这些报社通篇的报导你和莫庭的事情,而且每一家都夸大其词,甚至说你和莫庭已经订了婚期什么的,你就是现代版的灰姑娘,这些报社难道不知莫庭最讨厌和女艺人扯上关系吗?”白雪在蓝弦的训练下,现在很有远见了,这些报导虽然可以让蓝弦红极一时,但是不利于长远的发展。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莫庭这段时间不知怎么了,一改之前对蓝弦的热切,整整两个月都没有来找蓝弦,而这两个月当莫庭每次出席公共场合都带着不同的女伴,这让很多人明白蓝弦失宠了,或者说莫庭的新鲜感过了……

“蓝弦,你别难过,日子该是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大好,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踩着点推开经纪人叶灵的办公室门,蓝弦无视其他人的打量,客气的问好后,便挑了最角落的位置坐下。

有别于昨天,今天蓝弦一进入星娱大厅,就受到众人热情的招待,红颜与紫心紧随其后,看着蓝弦一副明星派头,眼中妒火越烧越旺。

而她蓝弦,一个拒绝,拒绝了所有导演与制片人,可除了这个圈子里有实权的人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拒绝潜规则……

除了娱乐圈外,这一段时间,某府也发生了一点点小事,那就是某部的部长,被双规了,据说是权色交易,而这件事有某央最高领导的批示,要求严查……

待到蓝弦消失在玄关处,颜末才站了起来:“众位都辛苦了,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请各位缓一步再走,我们星娱准备了一些茶点,希望大家赏脸捧个场。”

她,就算是蓝弦也自有她的活法……

蓝弦站在莫放的面前,足足有三分钟,可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的莫放却继续忽略她,无奈蓝弦开口:“莫放……”

蓝弦很明白,那种默默付出二十年,终于取得自己想要的感觉。

这手段,也太小儿科了,她拍的电影里,这样的情节老出现,用来考验他们年轻人的耐心什么的……

墨云天同样是一脸的担心:“蓝弦,好莱坞选角在即,如果你的负面新闻不断,很影响你导演组的看法……”

墨云天曾找机会问了蓝弦,要不要和他一起去英国发展,蓝弦拒绝了,理由是她不喜欢外国,偶尔去拍拍戏还好……

墨云天虽然气馁,但却没有放弃,大金集团的事情,也许可以让蓝弦改变想法……

“媒体并不由我掌控。”蓝弦一脸淡然的将报纸折了起来,她和墨云天马上要参加《神之子》最后一站的宣传,而在这里无可避免,会被问到这个问题,白雪的提醒是正常的。

唉……依莫家的门弟,那蓝弦是怎么也不可能登堂入室的。

“上楼吧。”车一停下,莫庭就反客为主,潇洒的开门下车,站在车外等着蓝弦。

蓝弦带头朝电梯走去,默默的按下了自己所在的楼层……

那个叫蓝弦的东方宁心是唯一一个,他迫切的想要拍的模特……“谢谢墨前辈,我没事,莫总只是带我回市区。”蓝弦上前客气对墨云天道,语气虽然亲切,但是莫庭却知道这是蓝弦疏远人的一种。

距离上次莫庭公开说追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莫庭,看样子莫庭纯粹是无聊吓一吓她,所谓的追她也不过是逗她玩罢了。

“侨恩,你又说错了,boss的娘是指boss的母亲,应该是boss的娘子,才是指蓝弦小姐……“某助理上前,指正着侨恩大师。

莫庭,我要让你看到,你的眼光真的不好,这个叫蓝弦的女人不值得你花时间。

“好了,大家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九点准时出现在剧组,我们一起去揭开我们第一天的收视率。”

收起凌厉,蓝弦恢复她温婉素,用眼神示意白雪现在可以说。

“去看看定南吧。”他不想去,但定北得去,宇定南心机之深,他的疯狂不过是暂时的,等他冷静后,也许会别有算计。

扶着宇定南的定北,看了影一眼后,便退了下去。

话说,要是闻人靖暄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影的会如何?估计会气的很伤吧,那个不怎么说话的男子,居然这么厉害。

“爷”

“回爷,是的。”跪在下面的人,很是肯定的回着。

“晗,我告诉你,我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治你腿上的寒毒的方法了。”秦知心激动的拉着轩辕晗的双方,高兴的说着,太高兴了,实在太高兴了,经过这么近四个月的悉心研究和无休止的试验,她总算找到了方法了,这样,这样,不用多久,轩辕晗就能站起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过年呀?”过年,去年过年还是在秦府,那时候五皇子刚向秦府定了亲,爹因此待他们母女俩特别好,她记得,去年过年时,娘特别开心,特别高兴,因为,她要出嫁了,还是嫁给轩辕曦那个尊贵的男子,娘那一天,特意做了一套红色的衣服,说是今年是个喜庆的日子,要高高兴兴的,可不想,这一年竟是一个多事这年,她嫁了,嫁给了终日不了床的三皇子、娘死了,间接死在她嫁的人手里、秦府没了,也是间接毁在她嫁的人手里,三皇子,不仅仅改变了她的命运,还改变了秦府所有人的命运。

“王爷请,奴才一定竭尽全力配合王爷的搜查,不过,这太子府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不知王爷您要从哪个院子开始呢?”一旁的吴管家立即上前,一付讨好的样子对着轩辕曦说着,却说出让轩辕曦更加吐血的话。

(下面是广告时间,没兴趣的亲亲就不用看了:阿彩的好友艾妍儿的新书《妹妹太嚣张》:小狐狸精倒霉的穿越了,钻进了傻子莫朵朵的身体里,更倒霉的是,有后妈,看五岁小娃大闹莫公馆,再闹翻天辰、冷罗两大组织!有兴趣的亲亲们可以去看看。)是的,轩辕晗想到了,吴清的一句光明正大,让他明白,原来,这件事情的幕后之人竟是他最亲的,只因为他的坚持,他们就要置他于死地,他死了,父皇为了轩辕王朝的将来,为了轩辕王朝的血统,也只能默认,不是吗?

“朕,谅你也不敢”哼,敢说他的儿子,一气就遇到天灾,什么意思,他儿子运气差还是他运气差,这不就是变相说轩辕王朝时运不好吗。

好吧,他承认他有私心,他是担心轩辕晗的安危,但比起轩辕晗他更担心知心,而且如果轩辕晗死在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反正我不能让知心你去涉险”让知心涉险,还不如杀了他好了。

“黑言舒,你混蛋。”话音刚落,闻人靖暄一个拳头就欲挥过去,却被黑言舒及时的躲了过去。

“外公,我只说一句话就来,她现在,在寻死。”轩辕晗对于司徒大将军还是很尊重的,不然也不会叫他外公,他认同司徒大将军的话,但是内心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秦知心。

“是呀,王妃,就去走走吧,反正我们在这院子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做。”听到小依的话,小琳也附合起来,小琳觉得知心昨天从相府回来后就一直愁眉不展的,也许去后院走走心情会好些呢。

“好,我们明天去赏枫”知心决定了,为了那篇枫林,自己就小小的大胆一次吧,去后院,想必这王府的人也不会说什么才是的。

“本宫明日要起程回京。”

以后,如果轩辕晗赢了才有以后。

轩辕晗的腿伤加上骑马过于招摇,二人只能坐在秦刚准备的运送货物的马车里,很是简陋,小小的马车,什么都没有,坐人的地方只用稻草简单的铺着,但仔细看会发现下面用软锦垫着,使得这马车看上去粗陋,但真正坐着,却不会很难受。

“你无耻,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你还是不是男人?”

“宇敏之,你这个阴险的小人,还不快放了我……”不甘寂寞的柱子在那里自个儿冲了半天也冲不开那穴道,气急败坏。

不知是影的力气太大,还是吴清加知心很轻,总之他们二人是很轻易就上来了,知心被吴清放在一旁,刚刚从崖下上来的知心刚刚脚踏了实地,正在那里平复自己的心情,吴清再次下去,欲将轩辕晗带上来了,可在上来的时候发生了一点点小小的意外,影同时拉他们两个有些吃力了,两个人吊在一半,很难上来了。

“我帮你”坐在一旁的知心还来不急打量四周的情况,便挪着颤颤抖抖的步子走到影的身旁。一切都按轩辕晗的计划疯狂的进行着,在皇上拿到轩辕晗的奏折怀疑的初其时,轩辕晗居然递上了郑国公与几位朝中大臣往来的书信后,皇上不得不证实这个问题了,也许,郑国公他真的有谋反的心呢?一封奏折、几封似真还假的信、几句贴心的话语,皇上当然是信自己的儿子多一些,毕竟轩辕晗要告的那个人可是他自己在朝庭里最有力的支持者,皇上不是傻子,这要换成轩辕曦或者谁说郑国公府谋反,皇上可能会不相信会认为这只是打击政敌的方法而已,但换成轩辕晗却不一样,他们都是从皇子走来的,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没有一个皇子会自断臂膀。

身复皇命,轩辕晗有了足够的理由开始布局打击郑国府,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与郑国公府往来从密而不担心皇上的怀疑了。

“恩”

“好”浑身酸痛不已的秦知心,尽力撑了起来,下了马车,咬牙坚持到了客户,为了明日能舒服一些,狠心把自己抛进那洗澡桶里,知心在那洗澡水里加了一些缓解肌肉酸痛的药材,她今天一泡,明日定会好一些,不然,她明日哪有力气去爬山找草药呀。

只有在知心晕迷时,闻人靖暄才敢问出这句话来?轩辕晗那个人倒底哪一点值得知心喜欢呀,他自认,他不比轩辕晗差,而且他能为知心做到的,轩辕晗未必,而轩辕晗能做到的,他也可以。

“说就说。”闻人靖暄口里嘟嚷着,但还是乖乖的说了,他还真怕轩辕晗给他一颗药,毁了他的清白之身呢。

“知心不想嫁给你,还不就是因为你是皇子吗?现在是太子,未来还是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你以后一定会娶无数的妃子的,知心她是不会希望看到自己的心爱的人娶一堆的,真心不想嫁你,是不想你日后为难。”

惹人讨厌的轩辕晗,知心为你着想,你自己不明白还要我说,这不存心给我伤口上傻盐巴吗。

该死,他不想帮,可是,不帮行吗?他倒是可以给知心全心全意,一生一世一人的爱,可知心不要他给的。

“谢谢你,姐姐,如果不是你,太子也不会帮我。”

也许轩辕晗也感觉到了她的不安吧,所以才会把她带着他身边,即使危险,也要一起面对。

扶着吴管家的手已越发的紧了,吴管家吃痛但也不敢说什么。“知心呢?”

看轩辕晗一副焦急的样子,知心关切的寻问着。“晗,怎么了?”

章节 设置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