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开户:第34章:杯盘狼藉

阳光在线开户 作者: 孤独懿

看到男人离开,陈晴风紧张的情绪总算放了下来。对方竟然只留下了一封信就离开了。以对方那种诡异的身法,想要对杜星晴做点什么的话,可是非常容易做到的。前提是茅昆仑不在杜星晴身边的情况。

装尸体的坛子整齐有序的摆在地上,没有移动分毫,顾千城进来后立刻收敛情绪,一脸严肃的换上外衣,手套、口罩一个不少,正准备去取苏合香丸,秦寂言却先一步取了一颗递到她面前

“夫人,我们连一步也迈不进去,不信你看……”为了向顾千城证明,长生门的人拿着特纸的笔墨走进去,可只一步,顾千城就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肌肤,瞬间起泡、溃烂,就好像是被高温灼烧一样。

猛虎按住风遥的肩膀,在风遥的肩膀上抓出数个窟窿,张嘴想要去吃风遥,可那颗脑袋却久久低不下去,因为……顾千城座下的马完全不受控制,一路狂奔,朝河里跑去,别说顾千城此时脑子一片混沌,就算她此时眼明脑清,也无力拉住缰绳。

秦寂言连衣服都没有换,在老管家走后也跟着出门了。

“唔唔唔……我不像姑娘,你抱的是男人呀!”顾千城被捏得没法呼吸,要他松开,可秦寂言任顾千城怎么挣扎都不放手,直到顾千城憋得脸颊通红,这才松开手。

听到顾千场这话,唐万斤勉强收起抽泣,抬起头,泪眼蒙蒙的看着顾千城,小心翼翼的道:“千城,那你会不会挖我的心?”

而且老皇帝的人查到的消息,也是江南一切如常,在江南没有发现景炎的下落。

“是不安全,而且也不一定能碰到殿下。”顾千城在窗边停下,看着屋外漆黑的夜空,心里越发的烦躁和不安。

要是让人查到了,就是没事也要惹一身腥。

赵王妃这一次不是一点不高兴,是非常的不满,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有些端不住了。

“承欢,怎么了?”三个同营帐的人,还在等顾承欢分吃的人,结果一看顾千城没了笑脸,一个个关心地上前。

孙妈妈头发散在脑后,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金戒指,戒指勒得手指出血。脚上的鞋子不见了,袜子全部是泥,腿部还算干净,身旁有一只浸了水的绣花鞋,顾千城认得,那是孙妈妈的鞋子。

凤于谦拿下倪月后,便立刻赶回北岭。

秦寂言抬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朕担心……皇爷爷会有动作。”他对所有人都名正言顺,可一旦老皇帝出现,在人前说什么,他就不是名正言顺了。

“哦……”唐万斤蔫蔫的应了一声,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

唐万斤失血过多,虽然身上的伤没有什么事,可身体确实扛不住,在外面他不敢睡,回到了家唐万斤便沉沉得睡过了过去。

顾千城还真是养伤,在城门口演戏演得太卖力了,额头磕破了一块皮,短时间内还真没有办法见人。

北齐人不敢动他!

“没有可是。”顾千城冷声打断:“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收获,找不到东西很正常,真要每次行动都有收获,那才叫奇怪。”

不怪这些大人如此紧张,经锦衣卫审问,那些人卖给荣王世子与周王的消息,都是从几位大臣嘴里得知的。他们帮荣王世子和周王做事,也是借的几位大人的光。

秋离也不知里面的情况,无法回答凤于谦的问题,只能让个小丫鬟进去,把屋内的少女叫出来。

“你说那位夫人呀?她没事,好好的呢,还有力气照顾孩子。”少女拍了拍心口,娇俏的说道,可是……

太上皇喜欢的是听话、乖巧,感念他恩情的皇长孙,他只有这么做,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暗暗积蓄力量。

一连串的封赏赐下来,很快就到了重头戏,那就是追封先太子为皇帝,先太子妃为皇后。

这个时间点不是天牢防备最弱的时候,但却是官差戒备最弱的时候。交班的官差想着回家,早就从紧张中走出来;接班的官差刚从家里过来没有多久,还没有进入状况。

战局就这么僵着,顾千城几人不会被抓可也跑不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这一方肯定要落到劣势。

“在那里,上!”黑衣人看到顾千城的身影,提刀就跑了过来。

别说长生门的武者了,就是顾千城一行人也傻眼了。

“庄主?”她认识的人中,被称为庄主的就只有一个。

“那么……”封似锦沉默片刻,闭上眼睛道:“黑子九输一赢。”

封似锦看了一眼,心中暗道秦寂言越发的深不可测了。

在公事上,秦寂言用封首辅用得很顺手,可在立后这件事情上,却没打算用封首辅。

声音极轻,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蜘蛛女叶霜立刻后退,不敢有片刻的迟疑。

微信-通讯录-添加朋友-搜号码-输入:enenbook收到秦寂言没有死的消息后,皇后出手阻止了陈家与顾家联姻!

从北齐回去后,他就不再是之前那个,除了帝王宠爱什么也没有的皇太孙了,皇上的荣爱固然很重要,但也没有重要到,让他不去查十五年前的事。

“你确实是失职。”秦寂言一脸冷酷的说道,敲击桌面的动作不减,“仔细说一说,将消息传进宫后,你们做了什么?”

强忍着烦闷,顾千城又过来把顾老太爷扶到矮榻上休息。

秦寂言面无情的道谢,可心底却是腻味:他哪有时间研究棋谱?

可好巧不巧,在大理寺卿上报此事时,老皇帝正因为顾贵妃毁了一个小妃子的脸而大发雷霆。看到大理寺卿递上来的折子,老皇帝想也不想就让大理寺卿按规矩办事。

顾千城一失踪,江南就戒严了,只取进不许出。如果秋离与顾千城没有离开,那么他们此刻肯定还在江南。

这可不是官差抓犯人,看到犯人横冲直撞,还要喊两句。这队人马一出来,手中的长枪就朝秦寂言胯下的战马刺去;弓箭手也早早寻好方位,张弓拉箭,对准秦寂言和他胯下的战马。

暗暗叹了口气,封似锦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寻问过秦寂言确定没有别的吩咐后,封似锦就默默地退下了。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秦寂言不由得轻笑一声,“你是在等你的亲弟弟救你?你觉得他会来吗?没有你,他就是荣王叔唯一的儿子,可以顺利接收荣王叔留下来的人脉和势力。有这些人脉和势力,就算不能争一争皇位,占个山头也能称王称霸。”

这,这,这…不合理呀!

这就是孕妇,前一秒还想吃东西,下一秒却闻不得这味。这段时间,老管家和子车可没少被顾千城折磨,两人也习惯了。

“咚……”当身后的打手,一拳打在顾千城的背上时,顾千城手上的刀子,扎进面前那个打手的胸腔……

她这次不仅走眼了,还走眼走到天边去了,什么凤将人,对方直接是外族人好不好!

“你确定你没事?”秦寂言很怀疑……

“没有吓你,只是想要抱抱你。”秦寂言侧着头,脑袋紧紧的挨着顾千城的头,就像一只撒娇的大型犬,而这只大型犬十分委屈的道:“千城,我很想你。”

在秦寂言的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记号,想我的时候,就摸摸这个记号。”

景炎最大的劣势,就是手上的兵马太少了。

“把暗风楼的杀手召集起来,另外……把那些隐世的杀手告诉我。”这些人实力不凡,绝对是一大助力。

老管家说完这话,转身就走,脚步从容,神情平静……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顾千城人还未进门,平西郡王妃就起身了,“千城,我总算等到你回来了。”声音带着一丝嘶哑,不仔细听,听不出区别。

看顾千城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秦寂言没有给她顺毛,而是继续点火,“你可以冠我的姓,秦顾氏。如何?”

“要怎么办才好呢?”圣后犹豫不决,在大殿内走来走去,时不时就看向一旁的沙漏,见里面的沙子越来越少,圣后心里越发的焦躁。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父子三人,坐在院子外,头顶是蓝天白云,周围是清风花草香,可惬意的环境却没法让他们三人放松,父子三人皆是一脸沉默,头顶似有乌云笼罩。

只是,他们低估了皇家暗卫的能力。虽说皇家的暗卫,总在京城那些人精手上吃亏,可对上这些脑子不够精的土匪,绝对是辗压……邺城不算大,顾千城抱着小雪貂走着走着,就走到城南的一座寺庙。寺庙上的牌匾已腐化,看不出名字,而这里也没有一个可以为她解说的人,顾千城想看的话就只能自己进去。

至于身后的向导?

顾千城前脚出来,向导后脚就悄悄地走进大殿,顾千城在寺庙外绕了一圈,再次折回寺庙。

小雪貂继续翻找,非常有耐心的一颗一颗扒拉出来,看了两眼,又一脸嫌弃的丢掉。

声音不算大,可是……

每一次战斗都是一次成长,他们又一次成长了!

“是。”顾千城大大方方地任对方打量。

顾千城一看,就知秦殿下傲娇了,笑着道:“知道你能厉害,怎么可以拿他们和你比,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的。”顾千城将手中的山楂汁递到秦寂言面前,“来,奖励你的。”

顾千城之前下落不明,顾承意担心的不行,恨不得自己能出去寻顾千城。后来收到顾千城安好的消息,可没有亲眼看到,就无法放下心来。

“醒了?”秦寂言见顾千城醒来,立刻放下手上的手,殷勤的将人扶起来,同时帮她按揉腰间,“有哪里不舒服吗?”

她可怜的女儿……

顾千城没有和她一般见识,淡漠地收回眼神,冷冷地道:“杀人是要偿命的,顾夫人。”

而这话也是程将军想问的……

“不是,是长生门的人。”长生门的人已经在京中活动,秦寂言也就没有隐瞒的意思。

要不是这样,老爷子不会天天去钓鱼,好让自己静心。只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老爷子的脾气还是这般,一点也没有长进,只是在外人面前,越装越像……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你说的很对……她们看你的眼神根本不像是看恩人,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仇人。”秦寂言厌恶的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

秦寂言的离开,让许多人蠢蠢欲动,其中又以秦云楚为最。秦云楚得知赵王最近将精力,放在暗杀秦寂言身上,他便借机一点点收买军中将领。

“官员仍旧用当地的,将本城的富商与读书人召来,本王明日要见他们。”相比百姓只是损失粮食,富商和读书人就惨多了。

在官府没有重新建立起来前,秦王只能让军中的人维持城中的安危,以免发生暴乱。

顾千城依在秦殿下的怀里,能清楚地感受到秦殿下身上的温度,还有身体的变化。

明明该是狼狈逃跑的那一个,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紧张,半躺在小舟上,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火海……

打架?除了腿和心口外,他其他地方都没有伤,他爹娘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认为他是真得打架受的伤?

圣后把活火山的地址给了秦寂言,转身就派了一队兵马,从另一条道赶去活火山,拦截秦寂言与顾千城。

君亦安在见到长生门的人刹那,就呆住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出了京城,长生门的人放下她,才颤抖的开口,“几,几位大人找我做什么?”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不能做什么,稍稍安抚他一下也行呀。

顾千城白了秦寂言一眼,赶忙吞掉嘴里的燕窜,这才寻到说话的机会。“咱……能不能先说正事。”

“啊……”顾承欢痛得大叫,身体不受控制的弹起来,却被顾千城死死按住了。

这就是老大夫的好处,不仅医术精湛,经验更是丰富,能最大程度减缓病人的疼痛。

这是一个力气活,华大夫包完后,已累得喘粗气,而是顾承欢在药效的作用下,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不疼就好了,不疼就好。”顾二爷搓了搓手,不知怎么表达心中的激动和对儿子的关爱。

“爹,我想喝水。”顾承欢不想打击自家父亲的积极性。

“这么说传言不是真的了?”那他就放心了,至于放什么心?

难怪……

一个时辰后,秦寂言走到长生殿外,带路的人停下脚步,屈膝道:“还请陛下稍候,容我禀报圣后。”

“以下犯上,当诛!”话落下,就见侍卫抽出长刀,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朝对方砍去。

“不知活火山在哪?”秦寂言又问,这一次圣后却没有爽快回答,而且似笑非笑的看着秦寂言……景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赶到?

“君无戏言。”秦寂言仍旧只有这四个字,唐万斤气得跳脚,“你你你,你就不能换句话吗?药王谷主是什么人,你居然放过他?”

秦寂言理都不理唐万斤,端起手边的药茶,慢慢的饮着,眉眼间少了往日的冰冷与杀气,多了几丝脉脉温情。

顾家的事老太爷并不瞒着顾承志,顾承志也知道千梦是顾家,准备送进秦寂言后院的女人,所以他最近对千梦也是极好的。

“好孩子,祖父知道你是个好的。这几天多陪陪你千梦姐姐,承欢不在家,也就只有你这个弟弟可以陪他了。”老太爷拍了拍顾承志的手,一脸欣慰。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不慌不忙地取出自制的放大镜。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