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娱乐网站 > 第52章:今雨新知

第52章:今雨新知

申博娱乐网站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夏芷柔有些不甘愿地咬了咬自己的下唇,“她一定觉得我很坏很坏,是我破坏了你们……”

裴淼心一声轻呼,那些试图忘记的记忆连番来袭,总让她想起曾经与他亲密的一切。

她这样的弧度更方便他将大半个小白兔含入口中,肆意的大舌开始轮番搅弄,空闲着的那只大手则用力抓握上旁边那只,伴随着这边的动作用力挤压揉抚。

从两扇紧闭着的高大大铁门往前走,裴淼心只觉得周围环境的压抑,直让人不敢抬头直视。

他大步过去用力将卧室的门一拉,就见此刻本来应该待在一楼的佣人小江正站在门前。

“淼心!我……我知道或许我该对刚才以及昨晚的事向你说对不起,可是我……“

曲婉婉忙不迭得点头,“我肯定不会瞒你的,你放心吧!”

他送了她们几个进客栈,又拿了叠现金给严雨西,说这是几位姑娘这几天在丽江的伙食开销,第一笔定金款已经打到她们个人的帐上,等生意谈成,后续款亦会跟着打到她的卡上。

裴淼心的心底有丝狠狠的疼,疼完了以后又觉得自己的感受似乎好了几分,有点麻木,也有点说不出来的自嘲意味。

“这个你放心,就算耀阳不爱我,我还是爱着他的。我这人有个习惯,只要是我喜欢也想要的,谁都别想来同我争,谁争都不行。”

曲耀阳快步过去,一把拉开有些摇摇欲坠的裴淼心,右手一个勾拳,冲着易琛的脸,一下就将后者揍翻在地上。

“在到这里来之前,臣羽同我说过,曲耀阳曾经告诉过他,军军不是你们的孩子,也是臣羽帮忙,把孩子暂时送到国外,避免国内的新闻波及。”

她现在已经把不准曲耀阳的行事作风了。

“陆大少,你看过了就算了,难道不需要表示一些什么吗?”

门上这时候传来一阵一阵的拍门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上楼来的曲母,冲着里头轻唤:“淼心,你是不是在房里头?开门。”

她过去了便四仰八叉在他边上坐下,这样的时节,长椅上的水渍还没有完全干透,她穿的又是棉布裙子,这样一坐,立时就觉得冰冰凉凉的水渍熨贴到了自己的屁屁。

他不是没看出来这女孩所有的小心机,可也是那时候,他总归是想自己下下狠心,就那样断了与裴淼心之间的一切联系,也断了,他关于爱与未来,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渴望。

赴宴的日子正好就是周五的晚上,她早早下班回到家中,换衣还有打扮自己。

似乎是为了曲家二公子无缘无故失踪了的事情。也是数日前发生的事情,michellepei千里远赴伦敦,结果回到伦敦才发现曲二公子曾经住过的地方早就人去楼空,甚至就连他最亲近的秘书amanda也没有任何音讯。

裴淼心不知道他刚才那个电话到底打给了谁,只是这会心间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堵着,走进厨房抓起先前他倒给她的那杯水,咕噜噜就喝了下去。

“不用了!”她冷着脸低着头,拒绝。

她低头慌忙一惊,赶忙伸手抱在胸前,“下流!”

洛佳瞪大了眼睛僵在原地,裴淼心已经着急去唤:“快开车!”

“妈!妈!”夏芷柔被骇得白了脸庞,现在她的身上还穿着晨起的睡衣,本来是很随意地想在小花园里面对着泳池享受这个美妙的早晨,可是现下,怎么就要被人赶出家门?

“耀阳那里我自会去同他说,一个裴淼心,一个你,你们这两个女人难道把他害得还不够惨么!我好好的儿子,我那么优秀的儿子,一个纠缠了他这么多年后现在才来害他伤心难过,一个根本就是一只鸡!我、我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了我,万一再验出军军不是我们家的孩子……夏芷柔你就给我等着,我们曲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你不喜欢吃全素食,不喜欢重复同一种口味,所以我跟随你的口味,每天变幻不同的花样,学习不同的菜式,希望着哪怕只有一次,让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东西我就会特别开心。”

她睁着双漂亮的大眼睛,仔细梭巡过他双眸才道:“我知道这是你的家事,我不该知道也不该过问。”

陈行哈哈一阵乱笑,说:“行!行!没有问题,我跟郭行说一声,他早就惦记着什么时候到曲市长家去拜会拜会。”

王燕青对着镜子擦口红,弯唇的时候笑得意味深长,“会里的活动我自然会去参加,尤其是这一次由裴小姐主理的公益活动。”

怎么样都放心不下,她还是更愿意自己照看着孩子。

“是么,他要同ailsa结婚?难怪前段我给ailsa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什么大事等确定了才会告诉我,原来是这件事情。”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曲耀阳从西装内袋里摸出支票,一边写一边问弟弟:“那车得多少钱啊?”

爷爷一掌重击桌面,“曲子恒,你给我回来!”

“嫂嫂……”曲婉婉一声轻唤,正要伸手帮忙,到是坐在一边的曲耀阳冷眼看了她一眼,自自然然地夺过她手中粽子,几下将粽叶与食物分开。再推到她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只去了皮的晶莹的粽子。

“……那是从前,不过从今以后,我会试着爱上他的。”

曲耀阳又道:“其实这次我去丽江,就是去看看‘宏科’在那修的度假酒店弄成了什么样。我到那儿的时候住的还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客栈,我也碰到了阿坤,他向我问起那个总是表面含笑却眼带伤痛的小姑娘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

尤嘉轩见她那副模样,立时就心疼得跨步上来。

裴淼心取了盒子里的粉,刚刚将左颊的红遮掩,房门已然被人轻轻从外面推开。

等了半天久久没人回应,裴淼心推了推曲臣羽的胳膊,说自己在房间里寐着的时候,好像是有听到走廊上有人说话的声音。

裴淼心抿唇没有说话,身旁的陈副总也喝得二晕,只有另外一位女同事赶忙来打圆场。

裴淼心轻笑出声,“你这样想很正常,我理解。”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怎么教孩子我用不着你操心!更何况这里是我家,你以为你抢得了我儿子还能抢我的孙子孙女?我告诉你这里是曲家,你要走你就自己走,他们谁你也别想带走!”

心底的疼与恐惧彻底漫开以前,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却是他的电话进来。

苏晓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大,但这样的质问过后,裴淼心只是一怔,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可是淼心,我记得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人啊!如果真的不爱,当初你就不应该同臣羽结婚,既然结了婚,你就应该收心,再不要去过问那些与你无关的人和事了。”

……

裴淼心不觉动作一顿,总觉得跟他两个人孤男寡女地待在这里多少有些不太合适,而且现下曲臣羽正不知道待在这屋子里的什么地方。

“那这是臣羽买回来给你的地方?”

坐在餐桌前的曲耀阳一眼就看清她所有动作,皱了眉,“鸡蛋,不是要放吗?怎么又不放了?”

“我会跟芷柔结婚,同样,你也会有你的将来,而你的将来不关我的事情!”他显然已经为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题不耐烦到微怒了。

可是敲了曲婉婉的门没有人在,迅速折返身下楼去到曲母的房间,可是人才走到房门之前就听见一声轻笑。

“我无所谓!”嬉皮笑脸的陆离耸了耸肩,“‘陆氏’是我们家老头的家业,你是我兄弟,你给它订单做我真心实意地谢谢你,可你要不愿意给,兄弟也绝对不会勉强!你也知道你兄弟我一向只对搞实验做药材有兴趣,‘陆氏’那些生意经上的东西我没兴趣也不打算去管,你爱咋咋地!”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她早就知道与他之间一切都是不可能。

他说:“我没想到,你还愿意到这里来。虽然我已经不大记得自己当初到底做了多少伤害你的事情,但你还愿意到这来看我,谢谢你。”

“你刚才叫我……大叔?”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曲耀阳重新在床上躺好,夏芷柔跟夏母到厨房里面熬粥做东西给他吃,顺便聊些自己的事情。

如果就连自己也能知道,那是不是除了肚子里这个刚获得的孩子以外,她还能在这个家里巩固住自己的地位,再不怕任何人来犯?

裴淼心皱眉,“那苏晓她,可是怪我了?”

天亮以前她起身想走,他本也没有留人的习惯,可偏偏是那次,真是怎么要都要不够。

裴淼心一边拿着遥控器换台,一边眼也不抬地吃着曲臣羽一颗一颗处理干净后递到她唇边来的螺丝肉。